On Your Mark‧伍家謙

每晚即使沒有在看電視,也習慣把電視機扭開,讓電視機的聲音打破四周的寂靜,此際恰好傳來一句:「體育新聞就交給你了…

1-l
每晚即使沒有在看電視,也習慣把電視機扭開,讓電視機的聲音打破四周的寂靜,此際恰好傳來一句:「體育新聞就交給你了,伍家謙。」接過話的,是擁有運動員身形的伍家謙,在其他場合看見他,也會以為是運動員多於體育記者。多年來看體育新聞,看見他出現於熒光幕前也似乎是理所當然,得知他不再於電視台報導體育後,電視機的畫面也都跟著黑起來。鏡頭一轉,目前他身兼主持、司儀、作家,還會移師到網上平台報導體育新聞,還來不及回顧過去,原來他已經準備就緒,隨時 get ready 以迎接新挑戰的來臨。
 
 
跳出框框
以往扭開電視機,伍家謙每周也在電視框內,為香港觀眾帶來本地及世界體壇新聞,原來不經不覺,他於電視台就做了 11年,置身於如此穩定的 comfort zone,卻無法讓他眷戀到最後,至上年年尾,由有規律的打工仔轉為自由工作者,由穩定轉為「不穩定」,背後讓他作出轉變的,原來是一顆自我挑戰的心﹕「入行 11 年來,很多大型體育盛事也見證過,開始想是否應該轉變環境,做體育記者是這樣的,每當經歷過一個大型運動會,又會想見證下一個重要時刻,好像做完這屆奧運,兩年後亞運,同年又有世界盃,再過兩年又有奧運,每每就是這樣不斷地期待再期待,在 08 年北京奧運完結後,其實那時已萌生離開的念頭的了,但然後又期待著 09 年的東亞運,接下來的兩年陸續又有其他體育盛事發生,又很想能夠身處其中。最後選擇離開電視台,這並不是如外間所形容的『心淡』,我真的非常喜歡體育,但畢竟體育新聞的時段逐漸被剝削,在『風平浪靜』的日子,無緣無故寫好的體育新聞也會少了一篇,的確會影響情緒,也會感到無奈。當時恰好又有其他工作邀約,就開始認真地想想轉型,加上與太太過兩年後或會計劃生小孩子,那時的家庭責任只會更重,再過幾年可能連走的勇氣也沒有,想起今年也 35 歲了,趁還沒有很大的家庭責任,在適當的時間就要作出轉變。」
 
趁年輕 多作嘗試
習慣有規律的工作模式,轉為自由工作者後,他坦言最難適應的地方原來是在時間管理方面﹕「以前上班主要是報晚間新聞,於是下午時段才會回公司,由寫稿以至做旁白等的準備工作,到報完晚間新聞後就下班,整個工作模式大致是這樣,有很長的一段時間也是睡至早上 10 點或 11 點才起床,相對是較為有規律,現在需要自己安排好工作時間,目前也在學習如何把時間管理得更好。」離開電視台,人氣反而急升,現在的工作自由度更高,接到的工作類型更是超乎所想。「最近突如其來多了很多不同類型的工作邀約,有些更是想也沒有想過,好像早前出席了腕錶品牌 Tissot 的活動,又有人問我有沒有興趣作 styling 的模特兒,這些也是從來也沒有想過﹔目前也在香港設計中心進行媒體聯絡及活動籌備的工作,也會替東方足球隊做市場推廣,另外亦在計劃寫一本書,分享自己多年來的採訪經驗,也會替雜誌寫專欄,除了寫體育,亦會分享自己喜歡的愛好以及對社區的情懷等等,讓大家看看在體育世界以外的我。」當他決定退下電視機的框框,有人或會感到可惜,因再也看不到伍家謙報體育新聞,然而,他將會轉為於網上為大家報導體育新聞﹕「目前也在聯絡不同的網上平台,希望能報導出更有深度的體育新聞,這不會像傳統電視新聞般有時段限制,相對地較為有彈性,這亦是自己想實現的事情。」
 
對自己有個交代
追尋所想,除了是要花上時間,還有的是無比的意志及努力。所謂的「跳出去」,其實也是在本身崗位上未有進一步突破,經過深思熟慮之後而作出的決定,伍家謙用 11年時間換來的經驗,讓他決定作出事業上的新嘗試。但轉型歸轉型,不少觀眾都習慣於每晚的新聞時段看著同一副面孔,聽著同一把聲音,提起不少曾經咜吒一時的新聞從業員好像方健儀、柳俊江等都相繼地離開電視台新聞部,他卻認為並不需要感到可惜﹕「離開也沒有說甚麼可不可惜,有人離開並不等如播報新聞會告一段落,當一個人走,又會有另一個人代替,新聞同樣會每日準時播放,時間也一樣在流走,地球也一樣在轉動,我相信會有人做得更好。目前也並不敢說自己做得好,只不過總算對自己有個交代,也是時候證明給自己看,除了報導新聞外,在其他範疇都能夠做得更好,相信不少前輩、後輩離開時都會有這樣的心態。」以體育新聞主播來說,以伍家謙高大的身型,外形討好會具有一定優勢,他卻認為說話及表達的技巧更重要﹕「有些國家的新聞從業員已經年屆 60 了,卻依然能擁有相當高的公信力,好像美國 ABC 電視台的 Peter Jennings,在世的時候有『美國最能夠信任的人』的稱號,在我心目中他就是成功的新聞報導員的榜樣。」
 
離不開體育
要說伍家謙的獨特性,有人會認為是輕鬆的報導方式,但在電視台報導新聞的最後一刻,他並沒有如期地道出一句「後會有期」,反而以簡單直接的「好了,體育新聞報道完畢」來作結,及後回家於網上讀到支持者的留言後,他還是忍不住流下男兒淚。縱使在電視台的日子未能劃上圓滿句號,這似乎比較像是一個頓號,當中包含對過去的感慨、對未來的希冀,以及於路途上留下的遺憾﹕「這些年以來,跑新聞也會遇到憾事,就如在 2012 年的倫敦奧運中,劉翔在跨欄賽事意外摔倒的那一幕大家也會記得,那時只有兩個香港傳媒在醫院門外等候,當時有傳言整件事是一場『陰謀論』,這個問題一直在我心中纏繞著,於是很想當面訪問他,我們等了數天後,直至終於等到他出來,但還未有進入正題,他們的車就已經匆匆開走了,這是從事新聞記者以來的一個遺憾吧。」他曾說過一生都離不開體育,轉了工作模式以後,雖說自由度更大,卻依然離不開體育的圈子﹕「這麼多年來在體育圈以及新聞部工作,很多人脈關係也是建基於這個圈子,還是想做回與體育有關的工作。從小已經很喜歡運動,但那時對香港體壇沒有太大的感觸,自入行以後,看到很多本地運動員的艱辛,他們絕對值得更多的尊重,採訪他們好像就是採訪與自己一同長大的朋友,作為傳媒的一份子,能夠做的就是給予他們更多的支持,這也是我多年來盡力做好他們的採訪的使命。」
 
珍惜每個機會
Michael Jordan 有句說話「Never Say Never」,所有的事情都有可能發生,他坦言難免他日會再次出現於電視機屏幕上,再次為大家報導新聞,只是現階段希望多作嘗試﹕「以前在台下採訪別人,變成現在站在台上接受訪問,這種經歷也是沒有試過的,我的生活模式也在調整,自己需要安排好工作時間,學習如何把時間管理得更好,在做新聞的時候有點工作狂,現在轉了做自由工作者,事業可說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當然更加不敢鬆懈,只希望保持積極的心態去迎接不同的挑戰。」有人以為 freelancer 很自由,對無約束的生活相當嚮往,但對於伍家謙而言,做了 freelancer 反而比以前的新聞工作更忙﹕「原以為轉了做自由工作者後會有時間抖一抖,但可能是習慣有規律的生活吧,始終自覺性也會較高,現在每日看到手機的日程表,感覺好像比以前做新聞的時候更忙,目前也會更早起床,希望把時間管理做得更好,才能把握好每個工作機會。」此刻,眼前的伍家謙說得堅定,未來只有積極嘗試各種性質的工作,似乎才對得起當初那一個由心而發的初衷。
 
TEXT / TIM
PHOTO / MICHAEL 
Koomen International Company Limited. 2021 ©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