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級腕錶錶面顏色4大製作方法

Anson Tang

因為Rolex的一套五彩的Oyster Perpetual,令大家對彩色錶盤多了一份好感,錶盤染色可稱得上是整個製作過程中最為複雜的階段,關於錶盤顏色,當中大有學問,單是純色面盤,主要技巧就已分為鍍層上色、PVD塗層(Physical Vapour Deposition)、漆面製作和琺瑯燒製。
1632年,法國人Jean Toutin發明用於錶殼與錶盤的琺瑯彩繪技術,鐘錶從此添上色彩,之後,上世紀初,錶盤會以塗上一層黑或白色光面漆,然後,化學技術運用到製錶工業,錶盤著色又多了電鍍及PVD兩項技術可用。當然,各個方法各有好處,琺瑯顏色鮮艷,能保持長久不變,漆面工藝可提供多種不透明的顏色選擇,電鍍技術則根據真實金屬製作出金屬色澤,至於PVD塗層,則運用上航天科技,以極薄分子層覆蓋錶盤,營造獨有奢華色彩。

方法一:鍍層上色

電鍍膜是最常見的面盤製作方式,做法是透過電解在精鋼或黃銅零件上覆蓋一層厚度為0.8-1.2微米的鎳金屬。此外,還需於黃銅零件上鍍上一層0.20.3微米厚的銠或24K金,由此保護零件免受腐蝕或機械磨損,需經過電鍍處理才能經久不變,也是最常見的單色面盤製作方法。

雖說是常見,但在鐘錶業中擁有自家的錶盤廠卻是微乎其微,大部分採用的方式是電鍍。在電鍍槽中,錶盤覆蓋了一層貴金屬的金屬離子,隨後連續經歷數個處理工序。例如,錶盤會首先鍍上鎳,以防止腐蝕,之後才在後續的階段中染上色彩。電鍍主要用於鍍銀或鍍金,然而,鍍鎳卻能營造出深淺各異的黑色或灰色金屬色調。積家錶廠是少數完全掌握電鍍工藝的錶廠,可採用多種金屬進行電鍍處理,另外開發出品牌專屬的顏色錶盤的例子並不多,如德國品牌Glashütte Original就於Pforzheim自設錶盤廠,可生產別樹一幟的顏色錶盤。

Jaeger-LeCoultre

Master Control Date

品牌2020年新作,重新演繹了20世紀50年代標誌性圓形腕錶,屬於經典的大三針正裝錶,經典、簡約,不銹鋼材質錶殼搭配銀白色錶盤,怎看都不會過時。

Glashütte Original

SeaQ Panorama Date SeaQ

這款大日曆潛水腕錶,除了有傳統黑色錶盤外,金鋼款式搭配電鍍灰色錶盤,同樣飾有太陽紋,其銀灰色調與精鋼錶殼的色澤和諧匹配。

方法二:PVD工藝

PVD的科學化稱呼為物理氣相沉積,是60年代美國航空航天局署(NASA前身)為太空計劃研發的薄膜技術。其實也是電鍍膜的一種,但更為仔細,可以產生極為密集的塗層,厚度僅為幾微米,經此處理,錶盤從不同角度望向錶盤,可捕捉到不同的折射和色調。PVD處理一般有兩種常見技術,一是運用電子槍蒸發原材料的熱蒸法,二是由等離子焰炬產生等離子的磁控濺射。進行此工序之前,金屬錶盤都需先以電解方式鍍鎳及鍍金方可成功。PVD塗層的粘性非常高而且相當堅硬,不過,此過程對塵埃極為敏感,所有工序都必須在無塵室內進行。

IWC

Blue Dial Collection

1967年以來,品牌已推出了超過120款藍色腕錶,顏色深淺各有不同,早期大部分採用電鍍方式。不過,電鍍藍色的持久度並不理想,因此品牌近年已經改用了PVD方式去製作顏色錶盤。

Omega

Antimagnetic Tourbillon

腕錶具備三天動力儲存顯示,搭載的陀飛輪框架於15,000高斯的強大磁場下亦可正常運轉,18K Senda金鑄造並飾有太陽線紋打磨的錶盤就以黑色PVD處理,跟以人手光面打磨的黑色陶化鈦金屬中央陀飛輪框架設計互相呼應。

方法三:漆面製作

即是Lacquer,漆藝使用在腕錶面盤上,愈趨常見,這以不透明漆面覆蓋的錶盤,幾乎能夠產生無限色調、強度及光滑度。雖然基本顏色來自Pantone的標準色板,但相同顏色,在不同品牌之上也會調出不同色調,但由於手工繁複,所以仍然大多是用在較高價位的腕錶中。製作漆面錶盤時,需要反覆的上漆、加熱烘製、上漆、加熱等循環約四到六次不等,最後還需要手工拋磨完成,由於在反覆上漆與加熱烘製的過程中,有可能產生成色不夠完美的些微瑕疵,所以漆面錶盤損率不低。目前最常見的漆面顏色是黑、白、藍,很多人會誤認漆面為不透明琺瑯面,但如果以放大鏡觀察,漆面沒有琺瑯面上特有的毛細孔,且黑色漆面盤的飽和度甚至超過所有技巧製作出的純黑面盤。

Rolex

Oyster Perpetual 36

鮮艷色彩錶面的Rolex Oyster Perpetual 36,成為了今年鐘錶界的熱話題,備有糖果粉紅、綠松石藍、鮮黃色、珊瑚紅及翠綠這五款漆面錶盤顔色供選擇,彩色錶盤經過六道處理之後,再覆蓋一層無色清漆,以強化顏色深度。

Audemars Piguet

CODE 11.59 Collection

問世一年之後,繼續展現富有新意的創造力,全新錶款採用色彩繽紛的煙燻太陽紋裝飾亮漆錶面,煙燻酒紅色、煙燻藍色、煙燻紫色、還有淺灰和深灰色,美感十足的深邃色彩,為當代圓形腕錶帶來嶄新風貌。

Hermès

Arceau L’heure de la lune

以獨到思維呈現月相錶。南北半球月相以珍珠母貝打造,搭載的H1837自動機芯,當中有獨家開發的「月讀時光」模組,透過兩個漆面副錶盤,每天順著藏於錶盤外緣的軌道移動一格,59天轉動一圈,使下方月相產生完整盈虧週期。

方法四:琺瑯燒製

以琺瑯製作純色錶盤,大致上有兩個做法,一為常見的純白與純黑的琺瑯面盤,二則為透明琺瑯的多彩面盤。以純白或純黑二色為主,製作方式亦與其他琺瑯燒製方法有所不同,純白色琺瑯是在黃銅面盤底座上均勻灑上白色琺瑯粉,放入800度高溫火爐中焙燒數秒,拿出來再把工序反覆多次,最終以手工拋磨完工。純黑色琺瑯面盤也是以相同的方式燒制,但黑色琺瑯比白色的損率更高。透明純色琺瑯在懷表時代多半使用在表殼上,而且表殼上一定先以手工機雕雕刻出規律的圖案,然後以透明(或半透明)琺瑯反覆塗覆燒制其上,純色透明琺瑯可以是很多種顏色,現在單純使用單色透明純色琺瑯面的設計並不多,多半是以透明琺瑯做底,並於其上微縮繪製琺瑯畫作。

Jaquet Droz

Grande Seconde Quantième 41 Enamel Dial

今年此錶款新增了七款直徑41毫米的款式,厲害的是,七個新款就有七款不同顏色的錶盤,而紅金錶殼的四款就分別搭配象牙色、深藍色、酒紅色和深灰色大明火琺瑯純色錶盤,製作琺瑯的技術,已經是超越了其他品牌

A. Lange & Söhne

1815 Thin Honeygold “Homage to F. A. Lange”

這款雙指針腕錶限量發行175枚,錶殼採用朗格獨家研發的18K蜂蜜金,為朗格獨家研發與運用。特殊的合金與特殊熱處理增加了此金屬的硬度,配備白色琺瑯錶盤和經過精心修飾的獨特機芯。

Ulysse Nardin

Marine Tourbillon 43 MM

腕錶錶盤雖同樣以大明火工藝製作,但使用的藍色釉料燒製後呈現的是半透明琺瑯,與不透明的白色琺瑯不同。因此錶匠會先在金屬錶盤上做好機刻雕花,然後再進行琺瑯燒製的工序,完成後的面盤在藍色琺瑯下透出如粼粼波光般的光影,一個字:好靚!

Koomen International Company Limited. 2021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