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夏都嚇到心涼
香港日佔時期盛傳猛鬼熱點

對香港本土歷史有研究的你,就知道殖民地時期的香港,經歷過最黑暗的「三年零八個月」的香港日佔時期,由於當時整個社會都淪陷,人民的生活可說是民不聊生,加上日本軍隊濫殺無辜,令不少地方至今都成為了猛鬼熱點……以下5個地點都是有傳和日佔時期有關,有多少個其實你們都知道?

猛鬼熱點一:屏山達德小學

這個地方都可說是非常「架勢」,因為屏山達德小學的恐怖指數令它衝出國際,於2013年被《國家地理頻道》選為全亞洲十大恐怖地方的之一,不少探靈團隊及勇士都不時挑戰。

學校其實早於數十年前停辦,傳聞改建為小學前,當地是亂葬崗,更指是日本佔領香港時,大量屏山村民在此地被殺,由而充斥大量的亡魂。最恐怖的是學校相傳一名達德學校的前校長身穿一身紅色在女廁內自殺,從此傳出紅衣女鬼不時出現。

於2009年就曾經有幾位少女闖入校園險後,疑似因為「撞鬼」而出現過度驚嚇,令自己神智不清最後要報警求助。

 

猛鬼熱點二:灣仔南固臺

原本屬於香港富商杜仲文的富宅南固臺,現已成為香港一級歷史建築。在1921年,杜仲文將南固臺賣給了自己的弟弟杜澤文(即永安百貨副司理),杜家於1988年把南固臺以售予合和實業。

但鬧鬼的起源就要追溯1943年,日佔時期74歲的杜澤文因不明原因而死於大宅內。當杜澤文死後,南固臺就成了日本作慰安所之用,糅合中西建築風格的南固臺由於建築雅致,而成了「高級貴賓廳」慰安所。當時港九各地的婦女都被捉來當慰安婦,不少婦女遭虐待至死,因此亦傳出不少恐怖鬼故。

其中最轟動的故事就是有8名少男少女於2003年因好奇而闖入屋內,其間有3名少女聲稱被鬼上身,其中一名更與同行友人人發生衝突,稱少女的聲音變了男聲,最後更驚動警方。但其後因懷疑失去理智而力大無窮,警方動用了十多名警員才合力制服。不少傳媒將此事大肆報導,更傳當日其中一名警員看到發狂少女的眼睛變了綠色。

 

猛鬼熱點三:聖璐琦書院(已清拆)

如果要要提及南固臺,那在曾經在隔壁的聖璐琦書院亦不能不提及。同樣,聖璐琦書院在日佔時期時被作囚禁慰安婦之用,不少婦女遭日軍的蹂躪及殺害,因此與南固臺一樣一直流傳出不少鬼故,有不少在附近的居民都不時聽到荒廢的學校傳出陣陣尖叫。在「全盛時期」有居民就在校舍看到內裡的燈光忽暗忽明,亦有不同搬動雜物的聲音,但現時聖璐琦書院已被清拆。

亦有靈探人士在書院未清拆前入內拍攝,有興趣的朋友可以點入觀看。

 

 

猛鬼熱點四:高街精神病院

同樣位於港島的前身高街精神病院,原本是一間隔離式的精神病院,當中已經有不少因神經病發的病人自殺、攻擊人的故事,再加上日佔時期作為行刑場,因此不少鬼故事流出。

當中傳得最盛行的就是精神病院地庫是不少精神病人的自殺地點,他們因為本身精神錯亂,不少病人撞頭向牆壁至死,因此市民說晚上常會傳出撞擊聲。加上據說高街精神病院剛好位於香港龍脈最陰的地方,因為非常容易集結靈體,因此成為猛鬼熱點之一。

 

猛鬼熱點五:摩星嶺白屋

於19世紀時,摩星嶺一直都是香港的軍事重地,在抗日時期更是鎮守香港西面的重要據點,因此摩星嶺森林中現時還保留了不少碉堡、防空洞等,而其中有四座沒有街號、沒有門牌的白色小屋,有人說是港英政府年代的政治部辦公室,用作囚禁政治犯。白屋內有不少政治犯被嚴刑拷問甚至毒打致死,令不少人都將「白屋」當鬼屋來測試膽量。

有不少喜歡War Game的人士在該地帶出沒時,有人稱看見有自己隊友以外的人加入當中,以衣著打扮來看應該是上世代的日軍、英軍,不過信不信就由你決定了。

 

PHOTOS/INTERNET

Koomen International Company Limited. 2021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