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地的超現實|《通菜街喪屍戰》(加料版)專訪梁祖堯、湯駿業與杜曦駿

時隔大半年,風車草劇團劇作《通菜街喪屍戰》(加料版)將於11月26日至12月5日在葵青劇院演出。是次加料版不論劇本、場景,抑或選角均作出新嘗試,誓要告訴大家:看似超現實的題材,同樣能以不離地的方式呈現,引起大家的共鳴。

PHOTO/ Facebook @風車草劇團 (Windmill Grass Theatre)

m:men’s uno;J:梁祖堯;D:湯駿業;L:杜曦駿

 

m:舞台劇名為《通菜街喪屍戰》,為何以喪屍作主題?

 

J:這是香港災難三部曲,第一部曲是之前的《米線女戰士》。我最喜歡三類型的電影,分別是災難片、喪屍片及怪獸片。《米線女戰士》是災難片,所以這次便做喪屍片。

PHOTO/ @snap_shot_sammy

m:為何選擇以通菜街作主軸?

 

J:今次主要場景分別為機舖及金魚檔,金魚街其實就是通菜街的別稱。其實創作均是從生活中獲取靈感,我平常也會在金魚街流連,有一次逛的時候有種「(劇作的)場景就是這裡」的感覺。

PHOTO/ @snap_shot_sammy

現在通菜街還有一間舊式機舖,裡面只剩下上年紀的人玩釣魚機那種,它就像定格在八、九十年代般。劇中Ah Dee(湯駿業)是金魚舖老闆,金魚舖是充滿生命力的地方,兩者間的對比便十分鮮明而有趣。

 

D:構思作品名稱時,我們已想像是一群很貼地的人。如果將這群人的故事放進舞台劇中,就會有很多可能性,而通菜街便給我這樣的感覺。我覺得通菜街是個龍蛇混雜,同時又充滿生命力、大家都來自五湖四海,要努力「搵食」的地方。假如這裡有喪屍,相信會是個很有趣的情景,亦能加入很多引起共鳴的元素。

PHOTO/ @snap_shot_sammy

m:可否簡述一下故事內容?

 

J:這部劇主要講述這間機舖的女主人,她會開放機舖予人過夜,就像偷偷經營無牌旅館。有一群生活失意的人在裡面打機、過夜,他們一開始都互不關心,各自消磨時間。直到災難發生,大家被困在內,需要一同面對,才找回之間的連繫。

PHOTO/ Carmen So @RightEyeballStudio

m:劇情將圍繞一群「生活失意」的人,可否簡單介紹他們角色背景?

 

J:我是個自稱神職人員的邪教人物,一直堅持自己有預知能力,最後又真的準確預測到Larry(杜曦駿)是救世主。另外還有個會在機舖「接客」的妓女、上班族、沉迷打機的人……

 

D:我是個很「污搲」、很宅、且有奇怪僻好(喪屍迷)的金魚舖老闆。他應該是會被社會唾棄、被認為沒有幸福、不會有女人接近的人。

 

L:我是祥仔,沒有家人而且很窮,要吃其他人吃剩的食物。後來感染了喪屍病毒,變成了喪屍。

PHOTO/ @snap_shot_sammy

m:你們希望透過角色們表達甚麼訊息?

 

D:以我的角色為例,其實社會有不少這種「宅男」,他們或許有些不可告人的僻好,只滿足於自己的世界中。但我覺得他們其實是通菜街的中流砥柱:這種看似奇怪、不合群的人,卻可能會在災難發生時幫助他人,甚至犧牲自己。

 

J:Larry則象徵那些「麥難民」。我們做資料搜集時,發現這些人都真實存在。他們外表未必會像乞兒,只是現在劏房租金都很高昂,他們實在付不起房租,只能帶著家當在快餐店、機舖這些地方睡覺。

PHOTO/ @nickyjai

m:時隔大半年,《通菜街喪屍戰》以「加料版」回歸。相比起首演,這次將有甚麼不同,或會加入甚麼新元素嗎?

 

J:劇本上,今次我們有三場戲作出了大幅修改,結尾的處理亦有所不同,同時加入了不少彩蛋在內。另外,這次的版本沒上次那麼卡通……首演的感覺很喜劇,當然傳達訊息時仍有它的重量,這次則會更實在、貼地。隨著社會的氛圍不同了,現在的版本反而更貼近劇作在我心中的模樣,這是對整件事更了解後,才覺得「這件事應該要這樣」。

 

J:另外首演時是由Ben(趙祥誠)做喪屍,這次則改由Larry飾演,所以喪屍的設定亦會更改。Ben是個比較可愛的喪屍,但Larry會比較貼地,所以整部劇的氣氛亦會因為他的加入而有所不同。因此即使有看過首演,觀眾亦會覺得今次的感覺跟上次會很不一樣。

PHOTO/ @nickyjai

m:是次劇作融入了跳舞元素,得知Larry首演時已與Ben一同編排舞蹈,這次正式加入劇組,以「新晉喪屍」身份參與演出,有何感想?

 

L:很開心。其實一直都很想嘗試演戲,加上首演排舞時已看過他們排練,一直到入台、表演,見證整個過程,感覺很熱血。這次不單是編舞身份,而真的像加入了他們這個大家庭,一起演出,感覺很「正」、很好玩。

PHOTO/ Facebook @風車草劇團 (Windmill Grass Theatre)

D:因為這次是重演,所以他需要很快就達到演出的水準。幸好他十分有天份,也做了很多功課,所以真的完全不像第一次演戲。他能在短時間內進入角色,而非只將角色表面做出來,真的很好。

 

J:有些人跳舞只喜歡獨自跳,但他是個表演者。從他YouTube的舞蹈片看得出,他知道何謂表演、與觀眾的關係是甚麼,所以一開始便很有信心,他不會不懂如何演繹角色。

 

詳細訪問請留意men’s uno 12月號。

Koomen International Company Limited. 2021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