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 Wally
尋知音者

Bodom Wong

近年,街頭表演文化在香港漸見興盛,每逢假期周末,走到尖沙咀海傍,或是旺角行人專用區,總會看見一堆又一堆的人群,用他們的軀幹,在繁忙的街道上圈起了一個個小舞台。舞台上,表演者賣力演出;舞台下,圍觀者用心欣賞。「小舞台」,終成就「大舞台」。

 
 
 
音樂浪人
人生何義,匆匆數十載,轉眼便過。趁著還年輕,趁著還有夢,趁著還未甘心成為一塊齒輪時,鼓起勇氣努力追夢,至少,在蓋上棺木時,不會為沒有踏出那一步而後悔。近期在網絡上爆紅的街頭歌者 Mr. Wally,每每進行街頭演唱時,都猶如巨星駕臨般,吸引到大堆粉絲圍觀欣賞。回想當初開始在街頭演唱,是全因一個恍如夢醒的覺悟:「其實在高中的最後一年時,我最初也跟一般的日本高中生一樣,在為擠進大學校門而努力。但忽然有一天,我在想,努力讀書考進大學,到畢業後打工賺錢,然後一直到老,難道這就是我想要的人生嗎?不!不能否認,金錢是很重要,但相比起金錢,朋友對於我而言卻更重要的。與其過著沉悶而平淡的富裕生活,我更希望到世界各地遊歷,交上來自不同地方的朋友!」結果,一個突如其來的覺悟,讓 Mr. Wally 想清楚,自己到底渴望擁有一個怎樣的人生。於是他開始努力打工賺錢,直到儲夠了旅費,便拿起結他開始在日本浪遊,邊走邊唱,邊唱邊走。
「在日本,《Where’s Wally?》是一本家傳戶曉的書籍,主角 Wally 會出現在人山人海的圖片中,讓讀者從中把他找出來。或許大家沒有留意到,其實我們在搜尋 Wally 的同時,也跟著他走遍了世界各地。我也很希望能將自己的歌聲傳遍世界各地,所以就忽發奇想地,開始以 Mr. Wally 的形象示人。」雖然滿心歡喜地開始了巡迴日本的街頭演唱,但觀眾的反應卻讓 Mr. Wally 感到傷心,因為相比起欣賞他的表演,人們更側重於將焦點放在他的形象上,甚至把他當作傻瓜般取笑。而且日本法律嚴謹,對於街頭表演有很大的規限,使他經常受到警察的驅趕。漸漸地,時間久了,令 Mr. Wally 開始感到灰心。
 
走出 comfort zone
出師未捷身先死,原本還想先在日本國內遊唱,作為踏出國境前的熱身,豈料卻已然受到如此打擊,不禁令 Mr. Wally 感到挫敗。但一顆不甘的心,造就了一個扭轉人生的決定:「雖然自知語言能力欠佳,到外地難以與人溝通,但我深信,音樂當是無分界限的,語言不應該成為我追尋夢想的阻礙,所以最終還是在語言不通,而且人生路不熟的情況下出國了,到了台灣開始我在國外的遊唱生活。其實在日本,不乏有志氣有才能的人,但大家往往都缺乏了走出 comfort zone 的勇氣。」從小到大,我們都被灌輸了「做人循規蹈矩,生活安穩無虞」的思想。沒錯,如果我們永遠不往高處攀,便不會有由高處重重摔倒的危險;可是,若我們從不攀上井口,又怎會欣賞到井外的美麗風光呢?阻礙我們突破自己的,從來不是外物,而是心中的恐懼。
音樂是很玄妙的一件事,它可以輕易地牽動到人的情緒,還可以將互不相識的兩個人聯繫起來,在音樂面前,一切的障礙都會被一掃而空。隻身從日本走到台灣,當地的群眾並沒有讓 Mr. Wally 失望:「在台灣做街頭演唱時,雖然觀眾都比較害羞,會與我保持著一定距離,但我還是能從他們的表情中得知,他們對於我的表演,是享受的。有些人甚至願意付錢買我的 CD,這對於我來說,絕對是極大的鼓勵,也令我更感恩自己當天有走出 comfort zone 的決心。」
 
因禍得福
在台灣獲得了不少正面回應,為 Mr. Wally 打下了一支強心針,而一次表演時的奇遇,更令他興奮不已:「在台灣時,雖然感覺到大家都很喜歡我的演出,但可能是礙於語言不同的關係,所以他們甚少過來跟我溝通。直到有一天,當我完成了表演後,其中一個觀眾竟然走過來跟我以日文交談,在細談之下得知,原來他是從香港去台灣旅行的遊客,當知道我希望以街頭演唱的方式遊歷世界各地後,更邀請我來香港進行表演。從跟他的交談中,我初次感覺到香港人的熱情,也令我更加期待來香港表演!」
原本滿心歡喜的來香港進行街頭演唱,可惜好景不常,辛苦賺來的旅費,卻在一次表演時被小偷竊去,讓 Mr. Wally 的心情掉到了谷底。然而,常言道,「塞翁失馬,焉知非福。」這次的不幸事件,卻為 Mr. Wally 帶來了一個美好的結局:「當時我帶在身邊的所有財物都被偷走了,這對我來說,真的猶如晴天霹靂。但世事便是如此,怎樣也想不到,我竟然因為這次不幸事件引起了大家的關注,令大家來看我的表演。而且大家知道我的財物被偷走了,都會走過來安慰我,又會付錢買我的 CD 支持我,使我結果反而因禍得福。」
 
 
人間溫暖
由於財物被竊,消息在網絡上得到廣傳,並引起了大家對 Mr. Wally 的關注,瞬間紅遍全港。現在每逢進行街頭演唱,圍在 Mr. Wally 四周的觀眾可謂多得誇張,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哪位天皇巨星在做宣傳,他說:「相比起日本及台灣,香港的觀眾都熱情得多,他們會跟隨著音樂拍手,甚至動起身子來,這樣的互動令我更能陶醉於自己的表演中。更試過有觀眾在表演後,邀請我一起吃晚飯,互相交起了朋友來,這種感覺真的很棒!」然而,說到在香港的這些日子,最教 Mr. Wally 感觸的,卻是香港人的友善:「當時發現東西被偷走了後,我真的完全不知所措。幸好,大家都立刻主動伸出援手,幫我報警,而其中有一位懂日文的男士,更主動提出幫我做翻譯,甚至一直陪伴我到辦妥所有手續後,而那時已經是凌晨一點多了。」
這樣的人間溫暖,讓我想起,在跟 Mr. Wally 約期做訪問時,其實一直都是靠 Mr. Wally 一個在香港認識的本地人朋友做中間人替我們聯繫,甚至即使在訪問當天,這位叫 Edmond 的朋友因為有事未能親自到來,也特別替我們找來另外兩位懂日文的朋友,進行義務翻譯工作。說真的,安排訪問是一件非常繁複的事,願意為了一個在街上初相識的朋友,花費心血時間,做一些沒有利益回報的事,誰還敢說,香港人是勢利冷漠的?
 
平凡幸福
14 歲開始自學結他,到現在拿著一支結他,拖著一個音箱,從日本走到台灣,再來到香港。Mr. Wally 走在街頭演唱,讓他賺到了不少名氣,甚至開始有一些商業機構跟他聯絡,打算為他安排演出。當有機會從街頭上的「小舞台」,轉換到一個充滿利益的「大舞台」時,Mr. Wally 表示,若然大家因為喜歡他的音樂,讓他有機會成為一名職業歌手,固然是好,但他認為自己更需要的,是堅決保存好一顆赤子之心:「無可否認地,金錢確實是很重要的,雖然我現在透過街頭演唱所賺到的收入不多,但已經足夠我日常生活的基本支出,而且回想當初,我選擇以一個街頭歌者的角色遊歷世界各地,是因為相比起賺取財富,我更希望可以透過音樂認識到不同的朋友。在街頭演唱,我可以跟觀眾直接接觸,而且雙方的地位是對等的,即使他們付錢購買我的 CD,也只是向我表達支持的一種方式。但若事情變得商業化,那麼我跟觀眾的距離便會遠了,而且那更像是一種用錢買娛樂的利益關係,也是我最不想發生的!」
Mr. Wally 續道:「老實說,我也不肯定現在的生活模式到底能夠維持多久,但只要還有人願意聽我唱歌,仍然支持我的音樂,我還是會繼續唱下去的。」如果大家有聽過 Mr. Wally 的演唱,不難從他的音樂中找到一份幸福滿載的感覺,並且充滿著喜悅及正能量,而在訪問的過程中,我也能深深感受到他那種正能量「爆燈」的做人態度。那麼,最讓 Mr. Wally 感到幸福的又是甚麼呢?在思慮了一會後,Mr. Wally 說:「其實只要每天都可以跟朋友一起開心地笑,那就是最大的幸福了!」
 
神的指引
由於簽證的問題,Mr. Wally 將會在 12 月 15 日返回日本,終結是次在香港的旅程,問他下一站打算去哪裡,還會再回來香港嗎?他堅定地說:「我感覺自己在香港的使命是還未完成的,所以明年一定會再回來的!至於下一個到訪的地方,老實說,我現在還未確定。自己比較想去的會是韓國、新加坡以及澳洲吧,感覺我將會在這些地方經歷到一些特別的事情!但最終的目的地是哪裡,我想,還是視乎『神』的安排吧!」
在整個訪問中,「神」是 Mr. Wally 不斷提及到的用語,想必他是一個虔誠的教徒吧?「非也!我並沒有任何宗教信仰的,相比起一個主宰萬物的最高者,我所說的『神』,更像是一種精神力量吧,是指引我們遇上各樣事情的力量。來香港,是『神』的安排;財物被偷,是『神』的安排;因而引起大家的關注,是『神』的安排;來到今天,我們在這裡做訪問交談,都是『神』的安排。」也許,就是這樣的一種隨遇而安的想法,令這個可愛男生,每每在別人面前總掛著一副燦爛的笑容,還是那句舊話吧:「世上其實沒有可悲的事情,有的只是可悲的心情。」
從今天開始,無論遇上甚麼不快的事情,也就開心笑一個吧!
 
 
TEXT / BODOM WONG   PHOTO / MICHAEL WONG   WARDROBE / COS
SPECIAL THANKS / GARNET & VICTORIA FOR JAPANESE TRANSLATION
Koomen International Company Limited. 2021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