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婷:從靈異節目主持到懸疑電影演員

「其實,別人無論是因為《入住請敲門》,或任何一個我有份參與的作品,而想起我,我已經很開心。因為,正是他們喜歡這些作品,才會記得我。」訪問林婷,很難繞開《入住請敲門》不說。我也很掙扎是否一開首應該先問,這位探靈經驗十足的女孩,我身邊有否多坐了個「朋友」。只是,最後也忍住了。因為今天的主角,應該是我們眼前的林婷,而不是那些看不見的……

從零開始

Dolce & Gabbana 彩色圖案上衣

 

林婷說無有特別去想,要給別人及觀眾,一個特定的感覺或形象,而是更想他們記住她的作品。「若走在街上,有人認得我是林婷,我希望他走上前,會跟我說,『我有看你做的那個節目呀!』這樣反而會讓我更有滿足感。」對於是否擔心會被定型,往後大家一提到林婷,就只會想到「通靈」,「一開始是有擔心,怕別人一想起我,就只是感覺陰森、恐怖之類,但幸好至今也沒有這問題出現。現在我主持過靈異節目,也有參與其他演出,算是一種很好的平衡。因為大家可以在我身上,看到不同的可能,感覺到我的可塑性。」

《入住請敲門》是林婷第一個電視節目,一開始拍攝時她仍是一個新人,甚麼也是從零開始,「坦白點說,當時就是甚麼也不懂。也不太敢和導演溝通表達自己的想法;也不太敢去問清楚大家對我的要求。更多時候是導演給了指示,我就單純的跟著做。」但接觸多了,拍攝經驗慢慢累積後,林婷發現要學懂把自己的想法表達出來。「你必須坦白,坦白告訴工作人員你的想法、拍攝時遇上的難處等等,你都必須坦白說出來。因為現場是十分追求效率的,所有事情都發生得很快,大家不能因不好意思說出自己感受而拖拖拉拉,坦白溝通是至關重要。」

又說起探靈之旅

Shiatzy Chen白色上衣、白色薄紗斗篷及黑色領呔

連續3季擔任《入住請敲門》主持,但原來,當初《入住請敲門》監製和林婷說,節目會入住一些『鬧鬼』或『猛鬼』的酒店,她卻不知道還要做很多如招靈等儀式。「原來還會去當地一些『猛鬼』的地方探靈。幸好,我由細到大都很喜歡看鬼片,對於這類型的探險也不抗拒。」只是節目裡也有讓林婷害怕的事情,不是鬼怪,而是人。很多時我們會去一些荒廢了的旅館或酒店等,即使荒廢了,但拍攝途中也會遇上人,而這些多數都不是普通人。「有一次在馬拉一所荒廢學校拍攝時,不小心闖入了當地黑社會家法現場。雖然,並沒有與他們發生衝突,但在拍攝過程中,是會不時聽到讓人不安的叫聲。」

談到害怕,有人就害怕不停重復自己,但林婷卻堅持一次又一次站到《入住請敲門》的主持位置上,「因為第一季的反應不是太理想,大家也期望可以改善。而的確,到了第二、第三季,大家輕鬆了,也發揮得更好。現在,大家想起《入住請敲門》,也可能會立即想到兩位主持MCM(莫竣名)與我,這也算是一種標志。」當談到節目若再有新一季,林婷也表示希望繼續參與,但就有一個小小的願望。「希望可以衝出東南亞,帶領大家去歐洲探靈。」

躍上大銀幕

Shiatzy Chen白色上衣、白色薄紗斗篷及黑色領呔

不過,看來這個歐洲探靈之旅,並不能在近期成團,但林婷卻沒有停下自己的步伐。今年也嘗試了很多新挑戰,除了近來大家會在Serrini《我在流浮山滴眼水》的MV中看到她,其中還包括由細螢幕跳到大螢幕,參與由新晉導演郭文奇執導的《惡行之外》演出,並有機會和古天樂與林家棟等前輩攜手合作,「電影仍在拍攝中,今次我的角色是一個16歲的少女,她從小到大患有小兒麻痹症。我更會與古老闆(古天樂)飾演父女。」

要挑戰患有小兒麻痹症的角色,林婷指自己也做足功課,「事前我也做了很多資料搜集,也和導演討論應該如何演這個角色。因為小兒麻痹症也有分不同程度,嚴重的會影響日常活動,輕度的可能只是行動不便。接到角色後,我也有不斷去思考和尋找一個適合角色,而自己又舒服的演法。」

主持 VS 演員

Dolce & Gabbana黑色tube dress及珍珠頸鏈;Shiatzy Chen黑色皮靴

相比主持林婷就指自己更喜歡成為演員,「因為一直覺得主持是需要轉數很快,說話很叻,要懂得控場等等,自問自己也不是做得很好。我反而更享受做演員,你在演戲時需要去探索角色,或發掘很多不同事物,我很喜歡這些過程。」當然,少不免要問問她,最想挑選甚麼角色,答案也不難估,「我會想參演一些懸疑電影,如一些心理變態殺手角色等,相信揣摸如何去演繹的過程應該十分有趣。」

不過林婷覺得自己對於工作,一直都是順其自然,無論是遇上《入住請敲門》、還是現在參與電影拍攝。「從入行至今,我也沒有強迫自己,特別是強迫自己一定要做到甚麼。我覺得相比這些,更重要的是你努力去裝備自己,只要你隨時準備好,當機會來臨時,你就能把握到。」

Koomen International Company Limited. 2021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