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的威士忌拼圖

都市人生活營營役役,在忙碌工作過後,晚上靜下來對鏡自省,心靈上總好像缺少了拼圖的其中一塊。有些人會渴望旅遊,有些人會沉迷其他嗜好,藉此來填補心靈上那缺口。而對我來說,鑽研及收藏威士忌,正是那一個一個等待著我去圓滿的夢。為了尋覓一瓶夢寐以求的威士忌,我不介意天涯海角踏破鐵鞋。

失落的威士忌拼圖
 
 
 
秩父蒸溜所的主人伊知郎先生,堅持親身到門外送別,誠意令人感動。
 
一切源自偶遇
2014 年一月某日,東京早上氣溫約攝氏四度,看著衛星導航指示的我,一手拿著熱騰騰的咖啡,一手握著方向盤,向東京西北的秩父市進發;為的,是要尋找一個夢。秩父市從來不是旅遊勝地,雖不算人跡罕至,卻與東京的熱鬧繁華差天共地。市內街道井然有序,身處其中時,心頭上反而增添一份孤獨的寧靜。 
 這趟尋夢之旅,始於去年東京國際烈酒展 (WhiskyLive) 上,巧遇日本秩父蒸溜所 (Chichibu Distillery)(註︰日文的「蒸溜」,相當於中文的「蒸餾」,本文每逢提及「蒸溜所」,都會用「蒸溜」這個專有名詞)的創辦人肥土伊知郎先生。身為粉絲的我,明知他們的蒸溜所只得十人運作,日常工作繁忙一向都不向公眾開放,但我還是冒昧地提出了想參觀蒸溜所的要求。出乎意料地,伊知郎先生只是猶豫了一下,便面露笑容地答應了。
要了解秩父蒸溜所,首先要了解其前身羽生蒸溜所 (Hanyu Distillery) 的故事。羽生蒸溜所由伊知郎先生的祖父於 1941 年創立,於 80 年代開始生產威士忌,可惜全球威士忌市場於 80 及 90 年代因過度擴張而崩潰,大量蒸溜所倒閉。羽生蒸溜所一直艱苦經營,並召回於山崎蒸溜所打工的伊知郎挽救家族生意。可惜一人之力並不能勝過時代巨輪,酒廠終於 2000 年停產並於四年後拆卸,伊知郎憑著長輩及朋友的幫助,僅能保住數百桶威士忌原酒。
柳暗花明,伊知郎其後憑著無比的毅力,拿著原酒逐家逐戶向日本的酒吧介紹,加上精明的頭腦,將部分僅餘的原酒以「撲克牌系列」推出市場。由於酒的品質極高,故拿下了不少獎項。經過多年努力,伊知郎終於籌集足夠資金,於他的故鄉秩父市開設了秩父蒸溜所,重振家聲。這是一個典型的勵志故事,亦是因為這個故事,令我一直嚮往「羽生」及「秩父」這兩個品牌。
 
伊知郎先生的工作室,秩父推出的所有威士忌均是由他一手調和的。
駕車向秩父市進發。
秩父市有著令人享受的寧靜。
秩父蒸溜所入口,簡約樸拙得令人舒服。
 
樸拙的蒸溜所
秩父蒸溜所位處一座山丘之上,饒有詩意。走過蜿蜒山路,映入眼簾的並不是金碧輝煌的大閘,而是一個寫著「秩父蒸溜所」的酒桶,簡約樸拙得令人舒服。這裡沒有售票處、沒有集合點、沒有小賣部、亦沒有導賞員。如果你參觀過山崎蒸溜所再來這裡,你不禁會感嘆﹕蒸溜所不應該就是這樣的嗎?生活在城市的我們,往往會因為門面、排場、裝潢而忽略了事物的本質︰一間酒廠的酒如果難喝,大門即使是純金鑄造又如何?
我準時到達蒸溜所,伊知郎先生及品牌大使吉川小姐早已在等著。兩位一邊為我講解蒸溜所的基本設備,一邊提醒我參觀時要事事小心,因為蒸溜所一向不對外開放,所以通道狹窄,一不留神可能會出意外。
製作威士忌的過程殊不簡單,由選擇大麥開始,每一步都很重要。秩父現時使用的大麥均從蘇格蘭進口,大麥要先經過發芽、烘乾、磨碎,然後放在高溫中煮熟令其釋出糖分。其後這些含有豐富糖分的液體會被放在大型木桶內發酵,讓酵母菌將糖分轉化為酒精。值得一提的是伊知郎使用日本獨有的水楢木製作發酵桶,因為酵母菌在水楢木中存活率較不銹鋼發酵桶高,日本人做事一絲不苟的精神可見一斑。
 
麥芽,乃威士忌的靈魂。
參觀秩父蒸溜所又豈能不品嚐他們的出品呢?
碩果僅存的羽生原酒,應該剩下不足 20 桶。
 
尋找就會尋見
來到蒸餾程序,秩父蒸溜所擁有一對小型蒸餾器,由蘇格蘭最著名的 Forsyths 生產,伊知郎說這對蒸餾器和羽生當年的蒸餾器規格非常接近,足見其對貫徹家族傳統風格的執著。這一刻,感受著蒸餾器的餘溫、瀰漫在空氣中的酒香、工人們所流出的汗水,我覺得我並不是參觀者,而是這個大家庭的一位成員。
蒸餾完成的原酒會被注入木桶內開始熟成。秩父的倉庫內儲存了超過 1,000 桶的原酒,除了極少數還未裝瓶的羽生原酒外,其餘全都是年輕的秩父原酒,等待著歲月的洗禮,蛻變為沉穩老練的陳年佳釀。離開的時候,伊知郎先生及多位員工冒著接近零度的冷風,堅持送我離開,直到車輛完全離開他們的視線範圍,這種送客之道,近年已很少遇到。
釀酒和做人一樣,都需要掌握時機。時間不夠,酒會辛辣,喝著會嗆;時間太久,吃桶太深,餘韻會苦。要做到不慍不火、恰到好處,需要的除了是經驗,還有一顆心。伊知郎先生經歷過酒廠倒閉,最後把家族事業重新建立,憑的是甚麼呢?最近有人問我,是甚麼支持我花費多年時間收集一整套的羽生「撲克牌系列」,中途可有想過放棄?我的回答和伊知郎先生一樣︰「When you know what you want and you want it badly, you’ll find a way to get it.」。
 
 
每個橡木桶均有它的壽命,完成使命後它們繼續安靜地守護著秩父蒸溜所。
其中一瓶還未推出的秩父威士忌(桶號 #554),非常令人期待。
日本人非常尊重傳統文化,這間 1894 年創業的活版印刷店在這個數碼年代還是能撐下去。
品牌大使吉川小姐用心講解每個蒸餾的步驟。
秩父蒸溜所的糖化桶(Mash Tun),利用高溫把麥芽中的澱粉質轉化為糖分。
秩父蒸溜所內擺放著數瓶「羽生撲克牌」系列威士忌。
Forsyths 出品的蒸餾器。
以日本獨有水楢木製成的發酵桶,據聞效果比一般不銹鋼發酵桶更佳。
秩父蒸溜所位處山丘之上,景色怡人。
 
 
 
Writer’s Profile
AaronChan,酒吧及餐廳老闆、威士忌收藏家,尤以日本威士忌為主。多年前接觸威士忌後被深深吸引,從此不能自拔。近年定期於其酒吧舉辦威士忌品酒會,以饗同好。
 
TEXT & PHOTO / AARON CHAN
 
Koomen International Company Limited. 2021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