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項鐵人運動員劉峻崚:凡事默默耕耘,再一鳴驚人

三項鐵人運動員劉峻崚受邀成為香港首名視障三項鐵人運動員朱健驊的教練,在不斷摸索的過程中,將自身經驗延伸更遠。自言從「主角」(運動員)變成「配角」(教練兼領跑員)的他,不論角色仍努力做好本份,更希望能繼續突破自我,以香港田徑隊成員的身份,再次踏足運動場、登上頒獎台。

PHOTO / 受訪者提供

m:men’s uno  L:劉峻崚

m:當初為甚麼會開始三項鐵人運動?

L:其實我一開始玩三項鐵人的原因是減肥。當時別說是當運動員,光是能完成一課訓練,於我而言已是壯舉!但意外地,每次訓練我也能不錯地完成,也從中獲得莫大的成功感。我相信「凡事默默耕耘,再一鳴驚人」,很快就進入了區隊和港隊,並真正下定決心成為運動員,繼續突破自己。

PHOTO / 受訪者提供

m:香港之前並沒有傷健三項鐵人運動員,可否分享一下與傷健運動員朱健驊訓練和相處時的難忘事嗎?

L:朱健驊右目失明,左眼只餘下一成視力,所以我除了是他的教練外,亦身兼其領跑員,需要一同落場比賽。起初磨合時,我們真的是「火星撞地球」,直到後來我們有一次吵架,他叫我嘗試矇眼跑步,我才感受到視障運動員的難處。那次之後,我學會易地而處,嘗試理解他的感受,亦明白到做教練時要負責指導、協助他,與當運動員不同。我努力做好教練本份,希望能在互相配合下達到最好的效果,以自己的力量成就別人。

PHOTO / 受訪者提供

m:如何分配自己訓練及擔任教練的時間?

L:基於朱健驊眼睛的狀況,他現在已退出香港傷健三項鐵人隊,而我正擔任香港三項鐵人隊教練。我習慣在工作前先完成自己的訓練,當然要視乎實際情況而定,但會以教練的工作為先,例如運動員在清晨五時半訓練,我就會將自己的練習安排在教練工作後。如果太累的話,我亦會減低訓練強度。

 

延伸閱讀:花式跳繩運動員張柏鴻:若不去實踐,夢想就永遠不會成真

 

PHOTO / 受訪者提供

m:可否分享運動生涯最難忘的一場比賽?

L:今年7月,我將會參加澳洲黃金海岸半馬拉松,這會是我人生中首場海外跑步比賽。由於是自費的,因此可謂未開始比賽就有血有汗,未跑已很難忘。當然如果能跑出好成績就更加難忘。

PHOTO / 受訪者提供

m:對不少人來說,運動是人生面對壓力的出口。於你而言,想得到好表現反而會成為壓力來源嗎?

L:所有運動員都會希望有好表現,此刻的我亦如是,這難免會成為壓力的來源。因此更要學習與壓力共存,很多時要接受自己與對手實力的差距,再在訓練上默默耕耘、循序漸進,這份壓力就會慢慢成為動力。而面對挫敗時,我亦會任由自己失落、頹廢數天,再繼續自我檢討、找出解決辦法,這流程於我而言是最舒服有效的。

PHOTO / IG@tsunling

m:未來還有甚麼目標想達成嗎?

L:在跑步、單車及游泳三項運動中,我較擅長於跑步,在田徑、長跑及越野等比賽中都能登上頒獎台。因此,未來我希望有機會以香港田徑隊的身份,再次代表香港出賽。

 

延伸閱讀:空手道個人形運動員鄭子文:追求更強的自己,才能成為自己的人生冠軍

Koomen International Company Limited. 2021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