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伯曼人的領隊
非球員出身仍有機會?

非洲衣索比亞的奧莫山谷地區,每兩年都有一個小傳統,用足球比賽與其他族群交流。而奧莫山谷地區有一個原始小部落,裡面居住的名為漆伯曼,因現任足球首領即將辭任,族人和猶長都在討論下任首領人選。此時此刻,每人都爭論不休。結果,有四個族人自薦希望成為漆伯曼人的首領~

 

1號候選人:稟赫

漆伯曼人的現役球員,屬於溫和派。雖沒什麼豐功偉績,但總算沒什麼大過。球技不太出眾,因經常笑面迎人,深得球員喜愛。每當己隊與對面隊爭執,他都充當「和事佬」,動之以情、主動調停。而最令村民深刻,要數到四年前,有次比賽雙方球員失控,他在旁卻無辜吃了一拳。他大事化小,說已很久沒吃「窩麵」了。球員對於他決定出任首領也感猶豫,因以他的性格萬一要應付心狠手辣的球隊,例如對面部落的畢兢隊,豈不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

 

2號候選人:迺孖

效力球隊已有一段長時間,也是正宗漆伯曼人,對於部落文化及球隊運作相當熟悉。而且他也是上任足球首領力薦的繼任人。球員時代他是爛打型、「好打得」,有他在防中位置,可以說是毫無破綻。面對強敵迎難而上、穩中求勝,也頗有說服力。但當中最弔詭的是每逢打吡戰面對畢兢隊,他都一改爛打粗惹風格,被對手話過就過、唯唯諾諾,更有族人質疑他打假波。他有時更自誇跟上帝很是稔熟,跟廁紙很陌生令人感到不寒而慄。

 

3號候選人:頁扭

他不是原著人,但球員時期球技相當出眾,他的擅踢位置是前鋒。他膽色過人,一招「躺棺裝蒜」更令對手聞風喪膽,無論遇到什麼強隊也毫不畏懼。但他的性格比較自大,不放其他隊友在眼內,在練習也向隊友曬腿話說十多年前,漆伯曼人決賽面對廿三條河之隔的納發隊。89分鐘獲判一球12碼,當時落後0:1,仍年輕的他搶著皮球來操刀,結果一飛衝天,導致飲恨輸波。雖然他最後「跪低」,含淚說日後要有「擔當」,但族人仍對十多年前的事耿耿於懷。

 

4號候選人:古月

他並非球員出身,族群都懷疑他對足球的認識。但他正氣凜然的風格是族人的典範,是非黑白分得清清楚楚。而且他是第一個挺身而出自薦希望繼任下屆首領的人物,也負責部落在河邊的抽水工作此舉令漆伯曼人留下深刻印象。可惜族群及猶長對他的認識不深,這正是他處於下風之原因。但不文學的地方也可以很民主的,漆伯曼人一向都是以一人一票方式挑選出自己的隊長,所以他機會還是有的,但自詡文明地方卻仍然沒有。

IMAGE/INTERNET

(本故事純屬虛構)

Koomen International Company Limited. 2021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