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林黨」The Low Mays
有關Hippies的新舊派音樂

若然「Hippies」在1960年代是來形容「垮掉一代」的語言使用和反文化精神,當時所創造而成的社群和迷幻搖滾,甚至有著「愛與和平」的使命來帶動而成的搖滾音樂祭發展至今,或許已變成簡單地只追求自身自由的事而已。「New Hippies」在音樂世界裡,某程度上其實也只不過是音樂人以創作在說出自己想說的話;沒使命、沒理論、亦沒甚麼偉大的志向,無論當中的內容如何,認同的便即管聽下去,不想聽的,就此也罷。

 

舊派精神解放的搖滾樂

 一群疲於戰爭的青年與和平愛好者,他們反政府、嚮往自由、追求和平;把一切不滿情緒與抑壓寄情於音樂中,當時的反戰歌曲與歌手也成了當年hippies們喜愛的音樂,至今更成經典。1969年,The Beatles隊員John Lennon與小野洋子在婚後的蜜月期間躺在飯店床上七天不下床接受世界媒體採訪,為的就是以自身行為宣揚Make Love No War「床上和平行動」來反對美國參與戰爭。不論是行為還是音樂上,60年代hippies的代表,非John Lennon莫屬。

當年精神解放的搖滾樂代表還有反抗民謠,被廣泛認為是當時美國新興的反叛文化代言人Bob Dylan。而Janis Joplin和James Marshall Hendrix也是當時hippies們喜愛的歌手。

當時Hippies對音樂的瘋狂程度,在1969年「和平與音樂」的主題號召的Woodstock Music & Art Fair中便可看到,搖滾盛會成了他們情緒表達的最佳場所。一邊吸大麻陶醉的青年、幾十萬人全身赤裸的觀眾……音樂,成了當時hippies的精神寄托。

 

 

若香港也有New Hippies

「夠攪笑、夠好聽、有能量」成了近年新冒起的「反叛」香港年輕Hip Hop組合The Low Mays的創作動機,不為敏感題材而寫,只是剛好在某時某刻,有想說的話而創作。六名後生仔組成的Hip Hop組合,隊員有奶油包、馬太福音、劈友方、健康華、蜜蜂翁和漢和,以「富林黨」,「六大富豪」自居。在《黑社會主義好》一碟之中,剛好展示了「反叛」和對社會的不滿。

若要說The Low Mays跟New Hippies有甚麼相似的特質,健康華:「那要看怎樣定義Hippies,我們最終追求的是自由發揮,想做甚麼就甚麼,如果Hippies是反叛,那自由其實也是反叛的一環,在這方面也可以說我們跟New Hippies是相似的」。對奶油包而言,要有「反叛」精神的話,便隨時也要有獨立思維的必要,不能只聽別人,要自己判斷是對或錯,覺得是對的話便要表達出來,不要被別人影響而規範到自己。

 

 

社會最錯的是不誠實

在音樂層面上,The Low Mays認為如果舊Hippies是「反文化」,今時今日的Hip Pop就是進化,「60年代玩的Psychedelic Rock有政治內容成份,到70年代再激進一點的Punk,80年代的重金屬、2000年變了Hip Pop,歌手外型,歌曲表現內容也有變化,但背後理念也一樣,就是有「反文化」在其中。追求自由,獨立和反傳統」。The Low Mays的音樂,並不是刻意就著傳統的思維來反抗,而是無論現在的主流是甚麼,「我們也做自己的音樂,成名與否也不是我們要考慮的事」。

在社會現況上,他們覺得社會上最錯的事便是不誠實,「有時我們表達的內容是比較敏感,但我們也是善良的人,不是社會所定義的『衰仔』吧,我們想用音樂表達一些話而已。反觀現在香港的小朋友也不願意說實話,無論他們受家庭或社會的束縛也好,心裡頭也有個結。或許我們六人之前也有吧,但正因為The Low Mays,讓我們尋回誠實的能力」。

Koomen International Company Limited. 2021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