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產業文化報告(I)
鹹書的黃金時代

成人產業,商機處處,先不要把門檻設得如荷蘭般高,單看日本,涉及成人向的服務業、旅遊業、影視業、動畫、漫畫及電子遊戲等,經濟效益達600億美元,是成人產業第一大國。就連鄰近強國,情趣玩具生產也稱全球之冠,反觀香港,美其名因為道德情操高而不去接觸這擁有龐大利潤的產業,說實話就是不懂開發,其實,連被罷免的高雄市長曾高叫大搞性愛摩天輪也可換到選票,大家不妨擴闊眼光,放下岐見,成人產業絕對可以換來鈔票。

 

鹹書的黃金時代

「龍虎豹好睇,好睇,實在好經濟,圖片美麗,顏色美麗,立體咁滯」,這改編歌詞香港男人個個識唱,雖然色情雜誌作為男人至寶,但礙於人們心中的道德枷鎖,行過報攤想看想買時,內心都是非常掙扎,我們作為香港寥寥可數的紙媒,這回漫談成人產業,就由探討香港的色情刊物開始。

 

鹹書曾是雅俗共賞

色情雜誌,在香港叫作鹹書,名字已經想像到當中內容,鹹書九成九的受眾是男人,戰後的40年代中,當時色情出版業尚未興起,色情報紙仍是男人吸收性知識的主要媒介。當時,《新夜報》、《今夜報》、《勝報》等等鹹報一份售價一毫子,等於一餐飯的價錢,但仍然有價有市,由於市場需求大,促使日後成人雜誌陸續出現。60、70年代的鹹書,如《咖啡屋》、《老爺車》,原來都是由文化人所創辦,內容雖然不乏裸露色情部分,但亦有一定數量的專欄文章,好讓大家在滅火降溫之餘也長長知識,絕不是一味死鹹。著名作家李文庸、江思岸等也曾為色情刊物撰稿,所以當時鹹書是一件雅俗共賞的事。

 

 

Hardcore年代萌芽

80年代初,香港的色情刊物還沒太多,只有《龍虎豹》一本土炮色情刊物。1984年後,社會上突然出現了兩份色情刊物,一份是《黃皮書》,一份是《奇艷錄》,都是欲與《龍虎豹》爭一日之長短的,兩刊物大量刊登女性裸體照,而且構圖大膽露骨,掀起了一股購買風潮,《黃皮書》曾經試過一期銷量高達40萬冊。雖然《黃皮書》和《奇艷錄》的生命短促,但hardcore風氣已定下來,也衍生出《男子漢》、《藏春閣》、《火麒麟》等港式鹹書,與繼續留下的《龍虎豹》,合稱土炮鹹書四大天王,並在80、90年代非常活躍。

 

東淫西賤南鹹北濕

由林國光創刊於1984年的《龍虎豹》,初期為十日刊,逢8號、18號及28號出版。初期曾創下一期25萬冊的驚人銷量,每月淨收入超過100萬。《龍虎豹》刊如其名,一身江湖氣,內容包羅萬有,除了主打的情色圖片及文章外,又有黑社會、娛樂八卦的專題稿件,內容廣泛。除了犬馬聲色,社會大事亦為其所關注,如在1989年北京民主運動期間,雜誌進行義賣,把收入全數捐給民運鬥士,而且內容加入了政治評論的部分,現在回看,其言論跟圖片一樣大膽敏感。

同樣由林國光創立的《男子漢》,也是以十日刊形式出版,逢2號、12號、22號出刊,以「男子漢大丈夫,欣賞女人天經地義」為口號,內容以亞裔女性的裸照為主,附有成人小說、專欄及讀者信箱等,成功創下20萬冊的銷量紀錄。到了90年代後期,網上成人圖片氾濫,《男子漢》終在1997年停刊。

《藏春閣》的路線跟《男子漢》相同,逢3號、13號、23號十日一期,以「一本在手,美女我有」為口號,內容同樣以展露華裔女性的裸體為主,還附有解答性疑問的「金夫人信箱」。不同於《男子漢》,面對90年代的「鹹書危機」,《藏春閣》轉攻女性市場,加入男性裸照,開創成人雜誌以女性為主題的先河。逢6號、16號、26號出刊的《火麒麟》,就是在90年代開始加入日本脫星裸照,以反攻如《西急》、《18伴》等當時以AV女優為賣點的日系成人雜誌,到了1996年,嫖妓指南式雜誌湧現,《火麒麟》又隨書附送AV光碟,靈活多變,實行抗爭到底。

 

 

色情物品管制條例

80年代,由於色情刊物的氾濫,當時港英政府稱此行為,敗壞了社會風氣,嚴重威脅青少年身心健康成長,引起了社會強烈不滿。在輿論壓力下,政府對色情刊物進行了一次大掃蕩,檢控了《龍虎豹》、《黃皮書》及《奇艷錄》三份刊物,所有報販均被警告不得出售類似色情刊物,到了1987年,政府在1975年制訂的《不良刊物條例》基礎上,推出了一個《管制色情及不雅物品條例》修訂案,並成立了一個「色情及不雅物品審裁處」,以更有效地管制色情刊物。根據條例,所有在香港出版及發行的刊物都會被分為三類,第一類為非色情亦非不雅物品,可以自由銷售,第二類為不雅物品,不得售予18歲以下人士,還要包膠袋,第三類為色情物品,禁止出版。若經營或出售第三類刊物者,最高可罰款100萬元或入獄3年,而私自出售未經送檢審裁的第二類刊物者,也會被處以罰款。

現在香港市面上公開出售的色情刊物,都屬於已經過審裁第二類,但對於圖片和文字很難在色情上有劃一標準,而且,比照香港的電影審查制度,18歲以下人士禁止觀看的是三級色情電影,故而,出版商往往將第二類刊物向三級片看齊。如今的色情刊物雖經受審裁條例的制約,但色情尺度比較寬鬆,實際已是跟當年《龍虎豹》等被拉人封書時代有過之而無不及。

 

由情色小說變風月版

80、90年代,《成報》有一個世界獵奇的版面,其中偶有軟性愛情小說連載,該版面逢周一至周五刊出,該小說就以五篇為一個單元,情節簡單,懂得令人追看的節奏,到故事尾段,才會有發生關係的情節,而且點到即止,不會過分描繪細節,著重故事的韻味。

而真正「鹹故」是先在《新報》出現,出紙兩大版,約有六至七個故事,每日連載二、三千字。故事背景不一定是純鹹濕,不一定每天都有情色描寫,而是故事情節為主,有取材自外國的偵探小說,也有古裝神話故事,不過,因為每篇文章需要一定字數,又需要長期連載,當中的情色部分絕不客氣,當中不少細緻描述,據說,試過二千字都是寫「呀!呀!呀!」的喘息聲,十分「呃稿費」。

當年的鹹版,是夾在報章的副刊之中,以文學形式展現,直到《蘋果日報》「豪情版」的出現,才是真正的風月版,指南式的按圖索驥,教人如何尋花問柳的指南式成人刊物,好唔好睇咗?嗯,實用咗囉……

Koomen International Company Limited. 2021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