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超豪男友》美國爆紅
曲線控訴華人暴發戶?

Anson Tang

一個月大約有30齣電影首輪上映,其中三份之二是荷里活的出品。對於荷里活電影,大家都只會視作為一項娛樂,消磨時間之恩物,但作為一項「娛樂」,也可以稱霸全球那麼多年,當中的成功究竟有甚麼秘辛,你不想知我也會盡我所能,以廿幾年前讀電影時的零碎記憶,更加上40年看戲經驗,去慢慢跟你解拆。今集命題:《我的超豪男友》美國爆紅,是大家都愛異國獵奇,還是曲線控訴華人暴發戶?

外籍演員的遭遇
 
不用多講,電影是一個充滿stereotype的工業,你有曾見過再好的在港外籍演員,會演到大片的男一女一,頂多就是做警司,同樣地,在荷里活發展的華人,能爭到當主流大片主角的,人數其實是零,即是,你會見到Tom Cruise演《職業特工隊》演到95歲,但就是不會見到發哥、朝偉、丹爺等華裔一等一國際男優拍到一齣荷里活summer blockbuster。
 
並不是因為他們演技差,而是荷里活都是以type casting為主流選角方式,即是以主流美國人的角度出發,去為角色選演員,如果角色是政府人員、參議員、CIA等,是90%由白人擔演,黑人也有機會,當然華裔及亞裔亦不是沒可能,但100%不會找原住民演出,因為主流觀眾眼中,原住民是永遠伸手拿福利的,而不會打工的。
 
其他例子如印度人是的士司機及便利店員的「最佳」人選,愛爾蘭及俄羅斯人都是演黑幫,軍裝警員一定是肥佬,墨西哥人不會演大老闆而只會當低下階層,或毒犯(還未去到毒梟級數!)你可能會說:嘩咁係歧視喎,無王管咩?答案是:係歧視嘅,不過荷里活電影不是藝術、不是實驗,而是一門生意,要票房就要找出賺錢的最大公因數,找俄佬當一等良民就不是這條算式。
 
那華裔演員在荷里活裡又是被安排當甚麼角色呢?
 
 
 
20世紀初:大邪魔與忠僕
 
19世紀末,受到美國排華運動的影響,黃禍的化身「傅滿洲博士」開始成為荷里活壞蛋的代表。傅滿洲造形有尖下巴、八字鬍、細長眼,陰險奸詐,十二分邪惡,於黑暗世界中,計劃一切邪惡勾當,又精通各種酷刑和毒藥,集當時西方人對東方華人所有最惡劣的想像於一身。而傅滿洲並不是一齣電影,而是一個電影系列!由1929年的第一齣《神秘的傅滿洲博士》開始,一拍拍咗十幾齣,電影結局往往是白人最終得勝,傅滿洲就奸計未能得逞,但就算在一集中死去,卻又能在另一集中復活過來,所以長拍長有。
 
但又不是所有華人的電影形象都是大邪魔,與傅滿洲系列同期,荷里活還有另外一個經典的華人形象,那就是神探陳查理。說話超重中文口音的陳查理是檀香山警察局警長,他精明機智,又順從於白人,又很少提及中國,這就是白人心目中對華人的理想humble servant的形象。
 
 
 
40至70年代:由盟友變敵人
 
太平洋戰爭爆發後,中國成為美國的重要盟友。由於中國在反法西斯戰爭中的重要貢獻,此時美國影壇出現一系列反映中國抗戰的電影。1944年的《龍種》改編自賽珍珠小說,講述了中國一個寧靜的村莊遭到日軍侵略後的巨大變化,倔強婦女小玉帶領村民與侵略者展開了一連串的反抗。而1958年的《六福客棧》設定的背景是中國抗戰時期,英國女傳教士帶領百名孤兒經歷爬山涉水千難萬險,終於轉移至後方。本片體現了美國人對被侵略的一方的同情,同時又反映出中國仍需要西方人的幫助。
 
在70年代中美建交前,由於兩國處於敵對狀態,華人又再以敵人的形象出現在大銀幕。1962年公映的首齣007電影《鐵金剛勇破神秘島》,講述James Bond深入魔鬼黨高層人物Dr. No的罪惡魔窟,粉碎了其在加勒比海小島上將核彈頭對準美國的軍事基地的陰謀。有人指Dr. No的形象是傅滿洲的翻版。在冷戰意識高漲的美國,荷里活有這樣的創作也是無可厚非。
 
 
 
70年代至今:好打得中國功夫
 
到了70年代,李小龍天下的四齣半電影作品,令華人電影打入美國主流市場,更是顛覆了全世界對華人的形象,到90年代當我移民至加拿大時,外國同學仔第一句不是講Hello,而是說:「Show me Chinese kung fu⋯」正因為李小龍為華人樹立了這個「好打得」的形象,日後成龍、李連杰等也是沿著這個方向進軍荷里活,也惠及一些香港人未必太熟悉的美籍華裔演員,如Byron Mann,對手由當年Van Damme打到今日The Rock,真係打足30年。
 
80年代另一個影響深遠發明,就是錄影機,當時不少港產片由此途徑流向歐美各國,由於外國人不喜歡追字幕,所以這些影片都以dubbed version(即是有英語配音) 大量發行,其中邵氏功夫片跟後來吳宇森的警匪槍戰作品都大受歡迎,使吳導衝出香港,也令發哥在90年代中開始接拍一些荷里活電影,雖然有拍過《安娜與國王》等作品,但始終外國人睇發哥的戲,不論演甚麼,都希望他揸槍,而且永遠演不到A級大製作,近年還是回祖國掘金去了。
 
 
 
總結
 
荷里活電影中的華人形象,其實是西方人怎樣去看華人的一個指標,也直接反映華人在美國的社會地位,今天亞洲的經濟實力再不一樣,華人超級富豪愈來愈多,加上影片帶出一個與西方人截然不同的價值觀及家庭觀,在獵奇心理之一,導致《我的超豪男友》爆紅。對於很多西方人來說,華人或許成了新的權勢象徵,在世界各地不斷拓展其勢力,對西方人來說,也是一種威脅,抱嘲諷心態入場的,相信為數也不少。哪些人較多,我不知道,只知道續集已confirm,用回小說第二部曲的名字,叫《China Rich Girlfriend》,到時《環球時報》會不會譴責電影抹黑中國人,傷害14億人民感情呢?
 
 
 
Koomen International Company Limited. 2021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