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繹推理‧ 陳柏霖

陳柏霖並不是那種很熱血的人,但他很清楚自己需要甚麼、不需要甚麼,然後心無旁騖追尋那唯一的物事。那就像亞里士多德…

陳柏霖並不是那種很熱血的人,但他很清楚自己需要甚麼、不需要甚麼,然後心無旁騖追尋那唯一的物事。那就像亞里士多德邏輯中的演繹推理論,「結論,可從叫做『前提』的已知事實,『必然地』得出的推理」,有關陳柏霖結論,其實一早出現了在他那如福爾摩斯般偏執卻專注的眼神當中。

演員跟偵探最大的差別,是後者低調工作,盡最大努力淹沒在人海中,前者則無可避免要站在鎂光燈下,成為焦點。對於最近的流言蜚語,陳柏霖倒是跟福爾摩斯一樣,將其放到自己的專注以外。「其實不論在甚麼地方也是這樣,你看別人,別人也看你,人生也不過如此。特別是當藝人,你做得好的時候會獲得讚賞,很多時更是過度的讚譽,讓自己變得自大;然後你做錯一點,或是只是傳言你做錯一點,也會被加倍責罵。這個我明白;最重要的,是知道自己在哪裡就好。」

 

演戲不為「突破」

 

我問他,當年決定離開台灣到香港拍電影,難道就不是一種突破嗎?「有機會當然得把握,那時候台灣尚不如今天那麼多機會拍電影。但我不認為離開台灣是種突破……特別是電影這種世界性的文化而言,其實在哪裡都是一樣。無論在香港還是台灣,還是其他地方,演出都是我熟悉的事情,那只是坐飛機和坐車到場地的分別吧。也許需要面對不同的文化和語言,但我始終還是在當演員。『突破』對我來說,應該是某天突然當上了廚師還是老師,轉行到自己完全陌生的職業吧,哈哈。」

 

掌握每點線索

 

當年他隻身來港,堅持拍戲時不說國語和英文,由零開始自學學會了廣東話,讓我們差點忘記了他是台灣人。這是因為他掌握了每件事成功的點點線索,「我在想,要在香港獲得成功的話,就得抓緊地道的感覺。語法語感的差別,可以是完全不同的演繹和節奏。於是我上便利店買『朱古力』,問店員『幾錢』,試著模仿一下,然後記熟茶餐廳menu上自己最喜歡吃的東西怎麼用廣東話唸出來,『西多』、『奶茶』,很快就認識了一堆生字,文法再不時問問朋友,演戲的時候就能用得上。」

對於近日有關自己的報導,陳柏霖尚有很多想法… 詳盡內容請參閱 men's uno 10 月號。

 

TEXT / MOK

INTERVIEW / WILLIS

PHOTO / 蘇益良

STYLING & COORDINATION / MAKOTO

MAKE-UP & HAIR-STYLING / &HAIR TAIPEI

 

+Beyond the Chic + Beyond Digital+
www.facebook.com/mensuno

Koomen International Company Limited. 2021 ©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