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家謙:如空氣般存在
如空氣般存在

音樂,就如空氣般存在。雖然看不到它的蹤影,但它對我們的生活有著重要的影響;有人做運動時,會播放動感音樂,為自己帶來更多力量;失戀的人,會播著悲傷的歌單,把壞情緒一口氣哭出來。對我來說,一人獨處時,會戴上耳機,播放林家謙的音樂,用他的歌曲陪伴孤獨情緒,到訪屬於自己的一人之境。

還記得,第一次認識到林家謙這名字,是在2019年叱咤頒獎禮上,因為他有份創作《心之科學》獲獎上台。坦白說,那時候對他沒有太大感覺,只是覺得他很有才華。但到了今年,在音樂平台上聽到他的《拼命無恙》、《下一位前度》和《一人之境》,我立即被圈粉了。出道短短兩年,由幕後創作人轉到幕前當歌手,其實此前他花了幾年時間考慮歌手這身份是否適合自己。

我不是歌手

「其實當歌手不是我的夢想,我只是喜歡音樂。小時候寫我的志願會是歌手或鋼琴家,但長大後,發現做音樂不一定要站在幕前,幕後亦有很多機會。」每位創作人對自己的創作都有一定想法,所以林家謙開始嘗試演唱自己的作品,就這樣慢慢成為了歌手。「當歌手的想法都是這幾年的事,亦考慮了一段長時間才做決定。因為覺得歌手與娛樂事業是掛勾的,而每當想到要面對音樂以外的複雜工作,會猶疑自己能否處理;但之後跟JC合作的經驗,與身旁歌手朋友的鼓勵,讓我終於開始演繹自己的作品。」一個決定,把一直藏身幕後的他帶到幕前,並成功在年初叱咤頒獎禮拿下生力軍金獎,打下強心針。

在今年推出的首張個人大碟《Major in Minor》,開賣後立刻被掃空,甚至被炒賣至高價。對於廣東歌市場來說,這算是一個喜訊,證明本地市場還有人重視和欣賞。「其實當知道自己的專輯被搶購,坦白說有暗爽了一下;這次印專輯的數量剛剛好,亦沒有想過加印,當成是限量版,作為第一批樂迷的信物。」實體專輯被搶空,對於歌手來說是最大的鼓勵和支持。而第一次出碟的他,因為是自組公司而非屬大音樂廠牌旗下,所以過程中很多事情都需要自己摸索。「慶幸身邊朋友幫助,甚至在其他唱片公司工作的朋友,也會給我提醒教導,讓出碟過程尚算順利。」有說音樂是一種奇妙語言,它能把五湖四海的人聚在一起,拉近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林家謙的音樂正展現如此魅力。

一個人原來都可以盡興

「一個人會上癮」,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相同的感受,就是當人越成熟,越喜歡獨自跟自己相處。還記得小時候不論食飯、睇戲、旅行,總喜歡大班朋友聚在一起。但到了某個年紀,卻開始喜歡獨處。而林家謙說,一個人時才能真正聽到內心的聲音。「平時作曲的靈感,都是來自日常生活和大自然,如《一人之境》是在愉景灣一個山頭上寫的,當中一句『泥路上邊走邊數數腳印』,就是當時的畫面;又或《Just Carry On》中的『那枯萎著的枝椏』,亦是如此。平時我喜歡到戶外走走,在行山的時候一路走一路練歌;如果大家行山時,看到一個傻佬邊行邊唱的話,那個可能就是我。」他笑著回答,並立即示範起來。這次的拍攝概念是「大自然的聲音」,因為每次聽到林家謙的音樂,除了他的獨特唱腔外,還有一份舒服感覺,有如出走到無人大自然中,悠然自得。

即使大家還沒聽過他的音樂,也必聽過他為其他歌手創作的歌曲。自2014年以作曲人身份入行,他曾為容祖兒、張敬軒、楊丞琳、林宥嘉等歌手作曲,當中有不少大熱作品,如容祖兒《心之科學》、林宥嘉《壞與更壞》都是出自他筆下。「最近一次有趣的合作經歷,是陳奕迅的《是但求其愛》,本來這首歌是為電影《後來的我們》而作,但最後沒有被挑選,電影公司最後選擇了陳奕迅另一首《我們》為主題曲,就這樣我和Eason擦身而過。之後,這首歌賣到台灣,一天作詞人小克聽到這首demo,靈感突然來到填了這份詞,然後又有了廣東話版《是但求其愛》。兜兜轉轉後再能跟Eason合作,我相信這是冥冥中安排好的緣份。」曾為不同歌手創作經典作品,林家謙最喜歡一首,是鄧小巧的《可惜你是個人》。「有時候,我會開玩笑跟小巧說早知這首歌不給她,因為我很喜歡這首歌的歌詞同demo。當然,小巧唱得好好。」

時光倒流一句話

2020年,對所有人來說,都是艱辛的一年,大家原定的計劃也打亂了。但如果可以時光倒流,各位最想回到甚麼時候?「最近派台的《時光倒流一句話》,由Wyman構思,大家最近流行throwback,回想以前有沒有一些事留有遺憾;最簡單的,可能是說了一句話或沒有把一句話說出。這首歌以此為題材;『如果我有逆轉的超能力』、『其實我不必異能大到可扭曲真相改春秋』,就是說如果有機會時光倒流,可能一句說話就會改寫春秋。」但對林家謙來說,如果能回到過去,他最想回到去年疫症前,就如歌詞「能趁疫症不猖獗時的秋天」,知道疫病將臨的話,他會四處旅行,因為現在都不知道下次旅行是甚麼時候了。

有說「計劃趕不上變化」,今年更加如此。不過林家謙一直不喜歡計劃,選擇隨心而行。「可能我從幕後出身,沒有為自己訂下目標的習慣。可能就是沒有計劃,這次疫症對我的影響其實不算太大,反而還多了時間創作。有時候,我想自己大概是一個奇怪的歌手,站到幕前卻沒有太多計劃,覺得這些計劃成為限制創作的框框。就如我曾為第二張唱片訂下一些方向,但後來又發覺這限制了創作團隊的發揮,最後自己也放棄了遵從。」與其被自己的想法困住,倒不如學學林家謙的豁達哲學:把當下的事做好,沒有計劃就是最好的計劃。時間就是一本答案之書,它會慢慢為你指明方向。

Koomen International Company Limited. 2021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