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師一徒一年|遠赴墨西哥城觀摩勞力士創藝計劃

12 月初,遠赴墨西哥城,參加了一個別開生面的「畢業禮」,這個典禮,沒有四方帽,但有七位畢業生;七位學生,沒經過考試,卻就有精彩絕倫畢業作品七份,那裡也沒有甚麼老師校長,只有七位藝術大師為星級導師,說到尾,那不是甚麼高等學府,只有一個勞力士。

 
 
 
無條件支持
就算是富豪如四叔、李嘉誠,做善事之後都會留名作紀念,油公司贊助二次創作分獎禮也贏了一個 #多謝 Shell 的 hashtag,但勞力士這個兩年一度的大型藝術活動,發掘各地具天賦的年輕藝術家,達至薪火相傳,這樣的支持卻是無條件的。這個「勞力士創藝推薦資助計劃」(The Rolex Mentor and Protégé Arts Initiative),邀請得建築、舞蹈、電影、文學、音樂、戲劇以及視覺藝術等領域的藝術大師,單獨指導有天賦的年輕藝術家,為期一年,藉以給予年輕藝術家寶貴的機會,與相關範疇的翹楚交流。
這計劃於 2002 年 6 月正式展開,每兩年舉辦一次,旨在保存世界藝術遺產。秉承尊崇傑出個人成就的美好傳統。那麼,這個天下聞名的腕錶品牌的角色又是甚麼?品牌在日內瓦總部設有一個專屬團隊負責國際性慈善計劃,當中包括這個別具意義的藝術發展計劃,每隔兩年,一個由傑出藝術家和專家組成的顧問團,將推薦一批藝術導師。
 
一師一徒一年
當藝術家同意擔任導師後,品牌將與他們一起尋找合適的門生,提名小組由資深專家組成,負責提名具潛質的門生人選,全程需要保持匿名參與。而年輕的藝術家不能直接提交申請,確保公平。之後,選出三至四名最終入圍者再安排與導師見面,並由導師各自挑選一位門生。藝術導師和門生在一起的時間不少於六周,但通常他們會利用更長的時間交流。指導的地點、方式及交流的時間由雙方共同商定。在這一年指導期中將進行不間斷的教學互動,門生和導師之間建立起緊密關係及具創意的協作。於指導期結束後,也會繼續與每名門生保持聯繫,不要看輕這短短一年的指導期,他對年輕藝術家今後的發展產生長遠影響。
剛完成的這一屆,獨當一面的導師包括視覺藝術的 Olafur Eliasson、電影的 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文學的 Michael Ondaatje、舞蹈的 Alexei Ratmansky、音樂的 Kaija Saariaho、戲劇的 Jennifer Tipton 和建築的 Peter Zumthor。當中以憑《飛鳥俠》奪得去屆奧斯卡最佳導演的 Alejandro 最為大眾所熟識。在這一次行程中,也跟了好幾對師徒傾談過去一年的經歷。
 
電影師徒
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 & Tom Shoval
最精采的電影課堂
對於電影學徒 Tom Shoval 來說,過去一年是活在夢幻之中‥他既可以與自己崇拜的導演 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 見面之餘,更可在他邊身長期觀察,由《飛鳥俠》的後期製作,到《復仇勇者》的前期籌備、到深山找適合外景場地、再在加拿大嚴冬時進入雪山拍攝,跟攝製大隊一同面對極端高低溫、暴風雪、甚至雪崩。
有辛苦時刻,當然也有興奮時刻,師徒二人分別被提名上屆奧斯卡,身為導師的 Alejandro 更贏得最佳導演及最佳電影等三個大獎,而以短片被提名的 Tom,也是首位入圍如此重要的國際電影盛事的以色列導演。
「我很小已經被電影迷住了,在 13 歲成年禮時,我收到了父母的禮物,是一部 VHS 攝像機,然後我開始和鄰居朋友製作短片。」Tom 在高中時期主修電影,在軍隊的電影單位服役,並和同好創辦了以色列短片青年導演團體 Baboon。他的獲獎短片經常在世界各地電影節公映,而 2013 年他完成首部長片《Youth》,描繪中產階級在以色列生活的種種挑戰,集社會現象和驚悚元素於一身。此作品在柏林電影節首映,並贏得耶路撒冷電影節最佳電影獎。
至於 Alejandro,外表好像很串,其實非常懂得說話,風趣幽默,可能是由於他是傳理系畢業,更當過電台主持人有關,他後來更升任電台台長,帶領電台成為當時最前衛和最頂級的墨西哥搖滾樂電台。他成立自己的製作公司之前,曾跟隨著名導演 Ludwik Margules 學習三年,所以嚴格來說,Alejandro 自己也曾經參與過師徒訓練,但當他知道將會成為導師,第一反應是卻……「我是震驚的,因為這份人自己也未教得好,又怎去指導別人?然後我在想,與其要我正正經經去教導別人,不如邀請他來看看我的工作環境,於是我帶了 Tom 去加拿大洛機山找外景地點,也參與了一部份拍攝工作。當 Tom 第一天來到外景地點時,他明顯準備不足,因為他連一件羽絨大褸也沒有!」
經過一年的觀察,Tom 有何得著?「Alejandro 就像一個編舞家、音樂家和畫家相結合,並能使空間和時間成為他的舞台。他也是一個非常激情和感性的導演,你可以從他每個場景之中,感受到他的創造力和浪漫的一面。現在,我在籌備我的第二部長片,剛剛完成了劇本,目標是要拍爭取在今年初開鏡,寫劇本時,有時我也會想,若這場戲交給了 Alejandro,他會怎樣去處理呢?對於一事一物都以多角度了解及分析,這就是他反過來影響我最深的地方。」
建築師徒
Peter Zumthor & Gloria Cabral
開拓國際視野
備受尊崇的瑞士建築師 Peter Zumthor,其作品中巧妙融合不同物料和光線,挑戰感官體驗,營造出不朽的建築風格,享譽國際,屢獲殊榮,其中包括 2008 年高松宮殿下紀念世界文化獎(Praemium Imperiale)及 2013 年的英國皇家建築師學會皇家金章(RIBA Royal Gold Medal)。今次 Peter 為這個有意思的計劃當導師,挑選了來自巴拉圭的年輕女建築師 Gloria Cabral,由她設計的 Teleton Children’s Rehabilitation Center 便榮獲 2010 年泛美雙年展(Bienal Panamericana)循環類別一等獎;此外,Gloria 亦曾於多個南美國家的大學授課。憑藉這一個計劃,Gloria 汲取到南美以外的工作經驗,開拓國際視野。
對,這位由 Peter 口中稱為前途無限的建築師,原來從未離開過南美洲。
「我自小就在巴拉圭長大,但我其實祖籍巴西,當我要在國籍之上作抉擇,在困惑之際,我的父親告訴我,甚麼國籍並不重要,我是屬於世界的。因此,我不認為在南美、歐洲,或任何其他地方工作有甚麼區別。我們都知道的是,有 70 億人在世界上;我們也知道,每個人的生活方式會直接影響這世界。」Gloria 說。過去一年,Gloria 不但有機會到 Peter 位於瑞士的工作室學習之外,師徒二人更聯手為南韓一所寺廟作建築設計。「你看,我們一個來自瑞士、一個來自巴拉圭,語言、文化背景完全不同,但二人就合力在南韓山中興建寺廟,而且更是專為女僧所設的,這就是實踐了建築設計其實是一個沒有邊界的藝術。」Peter 更稱,由於語言不通,最初他要花很大的氣力與 Gloria 溝通,但慢慢二人就在工作上建立了默契。「寺廟仍在興建中,Gloria 會跟我一起把這個工程完成,而且,他不斷求知的工作態度我十分欣賞,自私的說,我希望他會留下來為我工作呢。」
 
TEXT/ ANSON TANG
Koomen International Company Limited. 2021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