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da City Pop:有種音樂叫本田

KT

在日本,除了唱片公司,原來車廠也能在流行音樂界點石成金。「本田」差點就成為了一個音樂流派…

元祖City Pop:Integra × 山下達郎

70年代末,日本經濟迎來戰後最急速發展階段,人口持續向東京大阪等大城市集中。都會生活成為了年輕人間最大話題。日間埋頭工作、下班探索繁華城市夜,如此生活模式衍生出以電子合成樂器演奏、曲調明快先進的city pop,除了讓邊走邊聽的walkman成為大熱,也令內置音響的都會小車興起。性能要求其次,價格相宜的實用汽車,成為許多由小城和鄉郊畢業到來、投身社會不久的年輕人擁有的第一部汽車,讓他們隨著都市節拍遊走東京與大阪灣岸。汽車和音樂,就這樣契合了。

山下達郎當年《風の回廊》EP就是以Honda Integra為封面。開著Integra在灣岸兜風,是80年代日本年輕人最嚮往的風光。
山下達郎當年《風の回廊》EP就是以Honda Integra為封面。開著Integra在灣岸兜風,是80年代日本年輕人最嚮往的風光。
台灣女歌9m88近年翻唱《Plastic Love》而知名度大增,此曲是山下達郎跟妻子竹內瑪莉亞共編的City Pop作品,被奉為圭臬。
台灣女歌9m88近年翻唱《Plastic Love》而知名度大增,此曲是山下達郎跟妻子竹內瑪莉亞共編的City Pop作品,被奉為圭臬。

至於Honda又是如何走進日本樂迷的心裡?話說當年的Honda Integra(在歐美和香港以Acura牌子銷售)連續採用了City Pop元祖山下達郎的作品作為廣告歌曲,成功將Intregra連繫這種音樂與態度,成為人們嚮往的都會生活一部份。日本人最值得敬佩的地方,不是别的,就是知易行難的持之以恆;所以一家車廠也能夠建立起音樂口碑。除了City Pop,近年本田在其他車款廣告也加持了不少新興音樂單位,如Honda Jade的米津玄師和Honda Grace的Nulbarich等等。

 

後City Pop年代:Vezel × Suchmos

即使到了近年,本田依舊在City Pop這個界別發揮著獨特的影響力。近幾年大熱的樂隊Suchmos,也經過Honda Vezel廣告的加持,成為了Neo City Pop的代表。不少日本網民說,他們是從Honda廣告開始聽Suchmos的。Suchmos幾位團員出身神奈川地區,喜歡多元富實驗性的音樂;他們青澀好奇地來到東京,樸實地展現出獨特的現代都會氣息;「Stay tune in Tokyo Friday Night」,Honda加持這隊樂隊之前,其實他們自己一早唱出了何謂Neo City Pop。

出身神奈川的Suchmos。靦腆而好奇的都市年輕人,City Pop大概就是這樣了。
出身神奈川的Suchmos。靦腆而好奇的都市年輕人,City Pop大概就是這樣了。

從前宣傳的汽車由Integra小車變成Vezel小型SUV,Neo City Pop跟City Pop的音樂特色同樣已經不盡相同,不過無論一個城市如何發展,永遠也少不了年輕人的精彩故事,潮流就是從這裡開始前瞻。這是City Pop既定不變又與時並進的主題。由City Pop到Neo City Pop,這家車廠跨越了一整個世代的音樂循環,由當年希望藉City Pop宣傳,現在「Honda廣告歌」反過來成為了某種深入民心的音樂認證。

當代年輕人嚮往的都市風光跟當年又有點不一樣。「808」是Suchmos之作品。
當代年輕人嚮往的都市風光跟當年又有點不一樣。「808」是Suchmos之作品。

回看香港也曾經出現過精彩的City Pop。這個霓虹之城,曾經在許多未央夜晚孕育出無數馬路天使,在音樂電影文化上走出了無限可能,曾經所有對於未來的想像都是美好的,每個日與夜都是最精彩的青春故事。可惜現在這個城市已經無以為繼,因為她不再年輕,或者說,放棄年輕了。

Koomen International Company Limited. 2021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