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造另一個我|20世紀先鋒藝術家Cindy Sherman作品介紹

出生於1954年的Cindy Sherman已經67歲了,假如她是她鏡頭裡的任何一個人物,現在都應該有資格坐下來回顧「我的前半生」。

PHOTO / LOUIS VUITTON

漂亮的電影女演員、辦公室女郎、圖書館管理員、忙亂的家庭主婦或者慵懶的美術館館長⋯從 1975年的「封面女郎」作為第一組有主題發佈的照片開始,被譽為20世紀最重要的女性藝術家、當代藝術最重要和最有影響力的藝術家之一的先鋒攝影家Cindy Sherman已經拍攝、塑造了600多個形象。這些形象之間並無直接的關聯,他們像是從600多個迥異而獨立的個體生活場景中自然截取的瞬間,指向模棱兩可的前因後果,引導著觀眾產生無限可能的遐想。

PHOTO / LOUIS VUITTON

某個上班途中的短暫駐足,休息日慵懶的上午,古怪而恐怖的生死現場⋯在這些代表瞬間的照片中,Cindy Sherman是唯一的「內容」——她「扮演」每一個角色,呈現有紕漏的真實,我們在畫面中看到暴露的電路快門、不自然的姿態與視線、閃著劣質反光的渾圓假胸、故意放大的高清皺紋⋯瑕疵作為語言,成為暴露的馬腳,鼓勵人們發表自以為是的見解,這些「虛假」踩中了觀眾的興奮點,讓觀眾找到入口,捕捉感同身受的沉浸式觀感,假想的現實因此恰恰滿足了觀眾對現實的假想,塑造Cindy Sherman的「另一個我」,也成就觀眾心中的「另一個我」。

PHOTO / LOUIS VUITTON

作為女性藝術家,Cindy Sherman從未回避創作中女性視角的使用及對「男性凝視」的利用,但是她也未曾附和理論的建構,接下女性主義或女權主義的荊冠。於她而言,這些借用道具和場景扮演的人物,就是個人興趣的延續——來源於童年受到的歐洲電影、新浪潮電影、希治閣式驚悚電影的反復影響,以及對著裝扮演、情節構思的天然興趣,是在初初搬到紐約城感受到與童年時一樣的疏離、孤獨與恐慌時的自我安慰與保護,是藉助於創作的情緒疏導,是興趣與特長的自然流露與引用,是天才的順勢而為。

PHOTO / LOUIS VUITTON

於是在「無名電影劇照」中,我們看到了藝術家「戲精」般的表演;在「雜誌插頁」中,我們感受到力透紙背的誘惑;在光怪陸離的「小丑」裡,看到歡笑背後的淒涼;而在「社會肖像」中,則氤氳著韶華不再的絕望。如果說「真實」是作為被拍攝對象的演員的自我修養,Cindy Sherman遊走在「真實」與「現實」之間恰到好處的搖擺。

PHOTO / LOUIS VUITTON

儘管被拍攝的對像都是「自己」,Cindy Sherman卻從未將這些作品視為「自拍」。這些被精心喬裝打扮或者使用物理與電子的種種技術手段實現的照片,是她借用攝影媒介完成的創作。攝影是一種媒介,而不僅僅是結果,是她從繪畫學院畢業卻在繪畫中找不到創作感覺的替代。

 

延伸閱讀:工整的美學|3座疫情後必到訪法國、美國及日本二戰後特色建築

PHOTO / IG@cindysherman

最開始,她試圖反抗上世紀70年代人們對藝術過度的推崇,尋找一種讓人們可以不用具備太多背景知識也可以欣賞並了解的藝術,借助化妝、道具與服裝,Cindy Sherman模仿已成為模式的電影片段,讓她的觀眾和作品之間沒有繪畫史的隔閡,而只有自然的代入與自我的圖解。隨後,她放棄讓作品顯得凝重、瞬間質感強烈的黑白照片,先是用一系列中插形式的近攝橫版照片,模仿色情雜誌的中插,將畫面中的「女性」表現為被男性凝視所放大的柔弱與被侵害對象,這些在精神上尺度極大的作品最終成為《藝術論壇》(Artforum International)雜誌唯一一組未能成功出版的約稿作品。

PHOTO / IG@cindysherman

隨後,在這些有著生活場景與柔美女性的作品獲得認可時,Cindy Sherman創作了一系列以假肢、合成血液與並不只是唯美的塑膠面具為道具的作品,這些來自於她童年和少年時期所熱衷的恐怖電影的餘味為她帶來了叛逆的稱號、更廣泛的關注,同時也開拓了她的創作野心與作品內涵。

PHOTO / IG@cindysherman

進入21世紀,Cindy Sherman以女性藝術家的敏感感受著社會變化,先是創作了一組以小丑為主角的作品,將「小丑」此一「人前微笑,人後悲愴」的社會形象與女性通常被要求的形象達成 互通,緊接著在時尚跨界的過程中,借助於技術進步,開始嘗試一系列數碼照片的創作,這些忠實記錄被拍攝對象細節的高清照片讓Cindy Sherman在作品中看到並放大著時間施加的影響,在後來一系列以貴婦名媛為內容的「社會肖像」拍攝中,對時光流逝的無奈與抗爭被她更為細膩地呈現。

PHOTO / IG@cindysherman

作為一名女性藝術家,Cindy Sherman終究無法擺脫女性創作者的身份及其特殊的性別視角,在其近期創作的「男人」系列裡,藝術家將這一感知部份呈現為男女形象的對比,在畫面裡,Cindy Sherman先是扮演一個男人,接著再藉助口紅、髮型和服裝飾物,成為畫面裡附屬的女人。2018年,Cindy Sherman在社交平台Instagram上註冊並發布了自己在網絡上的第一張自拍,利用濾鏡與軟件,她釋放了一大批誇張變形的「自拍」作品,在這些虛幻的真假錯位中,追逐cyber時代的形象內涵。

PHOTO / IG@cindysherman

回顧Cindy Sherman的創作,既是隨著時代變遷的內容更替,也是技術進步乃至社會變化的圖像反映,難得的不僅僅是她40餘年始終保持個人化創作方式的職業生涯,更是在動態的,尤其是技術迭代極為迅速的近20年,作為創作者,對以技術手段反映當下與自我情緒的「拿捏」。

PHOTO / IG@cindysherman

在Cindy Sherman的照片中,用「扮演」的形式,美化或放大著某一種特質,這些被用作內容的自我,是Cindy Sherman的創作載體,也正暗合著當下的流行,這些光學鏡頭下或者電子軟件中的人物,如同今天的我們每天都在面對的、屈從這個圖像氾濫時代審美偏見的自我,它似乎力求真實,卻無論如何努力都無法擺脫矯揉造作的痕跡。「扮演」與「自拍」,都在盡可能帶來一個「更好的我」,這個「我」在「我」的日常之外,是「另一個我」,或許只存在時代裡,也或許存在於一廂情願的想像中。

TEXT / 勝昆
PHOTO / LOUIS VUITTON、IG@cindysherman

 

延伸閱讀:塑造另一個我|20世紀先鋒藝術家Cindy Sherman北京展覽回顧

Koomen International Company Limited. 2021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