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場上的因果

Avatar

早幾天,收到一位好友WhatsApp:「我同Kezif分咗手,聽晚出黎傾下計?」她叫Rosa,係我大學老死,麻甩佬性格但嬌小玲瓏、咀Jel Jel又心思細密、樣子甜美有7成似SHE的Ella,只是膚色像肯雅長跑選手。

基於筆者對白哲皮膚的執著與堅持,故她早已排除在我的wish list之外!就是對她毫無遐想,如男人般看待,久而久之變得愈來愈friend,在大學經常說三道四、口沫橫飛、無所不談。而Kezif我見過一兩次,普通男仔一個。印象中,他們是final year開始一齊,我們同學間都取笑她在Grad之前標個尾會。

老友唔開心,幾忙都要陪下。我開了一個條件,就是餐廳由我來選。我選了河內道的一間德國酒吧。選那酒吧原因有三:一,她畢業後做了空姐,德國腸應該啱佢口味;二,該晚有場曼市打吡:曼城對曼聯;三,那裡聲浪比較嘈吵,我不用聽她訴苦聽得太清楚。

老朋友就是無論幾耐冇見,一見面都不會尷尬。我們沒有客氣問候,一劈頭就入正題,她狂數Kezif的不是。作為一個聆聽者,我沒有給反應,間中「係囉」、「唔係掛」、「咁都得?」。其實我心繫眼曼市打吡,兩邊互有攻守。直至16分鐘,曼聯憑著拉舒福特的建功射成一比零。之後曼城狂攻,進攻水銀瀉地,幸好迪基亞冇被雪糕筒遮到視線,力保不失。Rosa就像旁述一樣由上半場講到下半場,由一齊講到分手。唯一跟螢幕上的賽事不同,就是她中場沒有休息。

最後球證鳴笛,曼聯有驚無險,由昔日的巨人進化成巨人殺手,殺退曼城!Rosa也剛好口乾,一口氣喝下一杯Erdinger!回了氣後,她開始問我意見⋯⋯「你知道曼聯今場贏波的因果嗎?」我問她。她感到一頭霧水。我嘗試解釋⋯⋯

雲高爾執掌曼聯,不久便賣掉昔日愛徙雲佩斯、還有小豆靴南迪斯、法卡奧等星級前鋒,導致朗尼受傷之後鬧前鋒荒。連一向小器的方丈在一月也公開承認賣走小豆或許是錯誤的決定。當所有曼迷都認為曼聯下季連歐霸都冇得踢之際,突然殺出一個拉舒福特!而雲高爾亦敢於起用新人。他在聯賽中不負眾望,只起腳四次,卻入了三球,分別殺退阿仙奴及曼城兩支宿敵。

試問沒有前因,又哪有後果呢?如果以上事件只有一項沒有發生,也無法造就今天的拉舒福特,凡事向好的一方面想吧。一個結果的產生也是由拼圖逐一拼湊出來的。每件事都有正反兩面的!

利申:樂觀曼(聯)迷

TEXT / CHILL CHIU CHIU @club足球

Koomen International Company Limited. 2021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