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楠及孫伊涵:能有一個互相依賴的同行者,自然是珍惜的

在都市劇《雙鏡》裡,許幼怡與嚴微原本有著各自完全不同的生活軌跡, 卻因為一次意外發生交集,戲劇性地成為一對相互依存的限定版知己。這樣的戲劇性同時延伸到戲外,兩位看來同樣高冷的女主角張楠和孫伊涵,因為再次合作逐漸開啟閨蜜模式。

張楠及孫伊涵:能有一個互相依賴的同行者,自然是珍惜的
FROM LEFT TO RIGHT 孫伊涵/ Scotch & Soda彩色印花連衣裙;周大福1961系列戒指 張楠/ Scotch & Soda彩色長款印花襯衫、彩色印花長裙;均為周大福1961系列手鍊及項鍊

兩人開拍的第一場戲,就讓張楠深刻記住了有點兒「慘烈」的一幕。那場戲正好是張楠扮演的許幼怡,被劇中的婆婆掌摑,扮演嚴微的孫伊涵為了保護她,舉手將婆婆的手攔在空中。在場的人都聽見「啪」一聲,卻沒人知道,那是孫伊涵的掌心恰好撞在了婆婆手腕上的腕錶上,讓孫伊涵的手掌頓時腫了起來。事後張楠客氣詢問, 孫伊涵卻只是輕描淡寫地說了句「沒事兒」。

《雙鏡》後來的拍攝,仍未讓兩個高冷女孩直接走進友誼的小船;更多時候,到片場微笑打個招呼,然後進入各自的角色,拍攝結束後也並沒有太多交流。直到《雙鏡》殺青後不久, 她們發現下一部戲,又是跟對方合作, 且變成了職場裡的對立關係,不約而同地給對方發信息:「哈哈!我們又要見面啦!」到了新的劇組,兩人熱情地打了招呼,這次完全沒有了之前微笑示意的距離感,而是對彼此發出信號:「讓我們成為好朋友吧!」

張楠及孫伊涵:能有一個互相依賴的同行者,自然是珍惜的
FROM LEFT TO RIGHT 孫伊涵/ Prada黑色長裙;Givenchy黑色方形耳釘 張楠/ Lanvin紅色長裙

有過合作又是同齡人,張楠在和孫伊涵熟絡之後逐漸「放肆」起來,大線條小女生的一面展露無遺。比如有時她會冷不防出現在孫伊涵身後,狠狠拍她一下,然後惡作劇得逞地哈哈大笑。孫伊涵在化妝間抓狂地吐槽:「她打人真的很痛!」在孫伊涵的眼中,張楠與許幼怡有些相似的是,都是需要被照顧的那種女孩,她的開心和不開心都直接寫在臉上。比如拍戲累了,她會疲憊地靠在孫伊涵身旁。每當這個時候,孫伊涵會說:「你看,還有兩場戲,加油,結束了我們去吃好吃的。」 

那次有些疲憊的拍攝結束後,孫伊涵就真的拉著她去了路邊檔。殺青後,她們相約於上海迪士尼樂園,在社交平台上宣佈一對新閨蜜成團。膽子並不大的張楠破天荒陪孫伊涵上了過山車,兩 人在樂園裡玩得不亦樂乎。

 

張楠:在最好的朋友面前,我才敢「沒心沒肺」

張楠及孫伊涵:能有一個互相依賴的同行者,自然是珍惜的

拉著嚴格管理身材的新閨蜜去吃路邊攤,冷不防地用「暴力」打招呼表示親暱,看上去粗線條的張楠,實際上內心相當理智。這些偶爾「沒心沒肺」的瞬間,並不能定論張楠真實的內心世界。她16歲就開始獨立生活,給家裡寄錢,卻意外的「佛系」:「我是個非常不會social的人,很多時候,在公共場合裡,我都是安靜地站在那裡,當然我也歡迎那種『自來熟』的人,有人跟我打招呼,我會認真聊天。」

她覺得自己特別貼合當下95後盛行的躺平文化,也從來不會主動索取甚麼。「我知道這對做演員來說並不好, 但我改變不了這種性格,開不了口,我想屬於我的機會總會給我,一步一步走是最穩的。」

就像目前,她覺得和孫伊涵一起合作的《雙鏡》順利播出,得到了不錯的反響,就是挺「穩」的一件事。帶著這份成就感和她一起進入下一個劇組時,她發現這個比自己高、跟自己一樣高冷的女孩,和自己有著神奇的默契:「我們經常突然說出同樣的話,收工後想要去做同樣的事情,我覺得這是一件很幸運的事。」在發現兩人的默契值好像認識了十年那麼久,她索性展現出自己最放鬆自然的一面:「給你看最真實的我了。」這個信號同樣被孫伊涵默契地接收,儘管那個女孩的人設有些反轉,但足夠真實地讓人欣慰。

 

孫伊涵:保護朋友,是一種本能

張楠及孫伊涵:能有一個互相依賴的同行者,自然是珍惜的

和《雙鏡》裡的嚴微相似,生活中的孫伊涵,也把保護身邊朋友養成了一種本能。當然劇本創作,會把人性切得更乾淨利落:嚴微有著高強武功,但內 心遠不如讀萬卷書的許幼怡強大,時而需要對方的指引,但生活中的孫伊涵, 不僅有著男子漢一般的俠義,更是身邊朋友的心靈導師。

當然她也有需要傾訴的時候,但更多是:「圖一個痛快的吐槽,說完結束 了,自己好好梳理消化。」在潛意識裡,也許對於朋友保護的對立面,是一種需要:「家人很難真的了解你,一些傾訴可能讓他們擔心;戀人的話,你可能需要特別克制自己負能量一面的輸出;但朋友是百搭的,我之前一直覺得靠自己最安心,但時間長了,會發現一個人的情緒是需要宣洩的。」 

因為這種自我情緒管理的成長過程,孫伊涵比大多同齡人更懂得體恤身邊人的情緒,這也讓她察人入微的嗅覺更加敏銳。在劇組,一旦她發現大家因為沒日沒夜的工作陷入疲憊,便會主動打氣,頗有些禦姊風範。在身邊工作人員受了委屈時,她會迅速辨別孰是孰非,如果錯在別人,她永遠是「出頭鳥」 抱不平:「當『出頭鳥』一定是會吃虧的,說不定那個矛頭會一下轉向你。我是一個會吸取教訓的人,下次我也許會改變一下方式,但站出來這個根源上的初衷,我想我不會改變。」

孫伊涵的「仗義」來自於自身特別分明的是非觀,但這種行為並不代表就某個主動保護的人圈進了朋友圈。她覺得在這個時代,成為朋友是件很簡單的事,但要成為『閨蜜』,則需要一點點信任的積累。就像她和張楠的友情進階過程裡,孫伊涵很清楚地看見這個女孩身上跟自己相同的「獨立」,很理解一個20出頭的女生要擔起獨立二字,需要多麼強大的內心和行動力。在這場持久戰裡,能有一個互相依賴的同行者, 自然是珍惜的。

最後,我們問,如果給對方許一個可以馬上實現的願望,會是甚麼?坐在不遠處化妝間裡的張楠跑出來,和孫伊涵異口同聲地大笑:「爆紅!暴富!」。

TEXT/ 陳柏言
EDIT/ 方傳劍
PHOTOGRAPHY/ 陳淩聿
STYLING/ 文世超
FASHION ASSISTANT/ 國強
MAKEUP/ 陳程
HAIR STYLING/ DAVID Z
SET DESIGN/ Q

Koomen International Company Limited. 2021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