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嘉豪:若時間能逆轉我也會選擇成為歌手,因為我很喜愛音樂

小時候,最常被大人問到的應該是未來的志願,孩童天馬行空地想像各種職業,最後寫下卻是父母的期盼。亞洲家長們望子成龍,各方面也追求「贏在起跑線」,為的就是爭取好成績進入高級學府,之後的人生也會一片光明。相反,藝術和音樂往往被歸納為「不賺錢」 的工作類別,可作為興趣但不建議作為終生事業。出道三年的創作歌手洪嘉豪(Kaho),在人生道路上選擇放膽挑戰,走出屬於自己的道路,打破既定的觀念。

種下的種子

洪嘉豪:若時間能逆轉我也會選擇成為歌手,因為我很喜愛音樂
Loewe橙黑色圓領毛衣、燈芯絨拼色長褲/ Zenith Defy Extreme鈦金屬錶 ,45毫米,藍色橡膠錶帶

洪嘉豪父母在琴行工作,自小受到音樂薰陶,他自言當時對音樂沒有太大興趣。「三四歲我就開始學鋼琴,父母因音樂相識,認為能夠陶冶性情,同時覺得下一代也應該接觸音樂,所以開始了這旅程。小時候很抗拒彈鋼琴,不想花時間練習,寧願落街與鄰居們踢波!」真正對流行音樂產生興趣,是Kaho在演藝學院唸書時候。「小學時當然有聽廣東歌,不過真正開始了解流行樂是在APA讀書時。那時開始使用音樂軟件作曲, 自學各種技巧,略懂了作曲和編曲。」畢業後,他找了一份與音樂相關的工作,同時間也發表獨立歌曲。他自言那段時期過得渾渾噩噩,真正的轉機,是簽約公司的時候。「以前自由身打工有太多『復活』的機會,即使失敗了,我也能嘗試別的工種。不過簽約公司後發現,入行後『命』只有一條,一旦失敗就沒有後路,所以現在做任何事情也很小心謹慎。幸好我還有一技之長,日後即使要退出娛樂圈,也可以回去做音響從業員或者教琴,哈哈!」 

洪嘉豪:若時間能逆轉我也會選擇成為歌手,因為我很喜愛音樂
Alexander McQueen迷彩衛衣(from Mr Porter)/ Zenith Defy Extreme微噴砂鈦金屬及拋光玫瑰金錶,45毫米,黑色橡膠錶帶

七月推出的一曲〈逆時車站〉,令人回想起回憶中的某一位,Kaho表示最初的構思是想大家從歌詞得到共鳴。「這次的歌詞是由陳耀森填詞,四月推出的〈謎之微笑〉也是他的作品。當時給了簡單的方向,希望能從文字能帶出台系劇集的感覺。我和森仔(陳耀森)今年首次合作,聽說他也有拿日本的動畫作參考, 就像是電影千與千尋。」洪嘉豪笑言他聽〈逆時車站〉較少聯想起香港的鐵路,而陳耀森填寫的歌詞,能夠塑造出歌曲的氣氛。如果時間若能逆轉,會想成為歌手嗎?他這樣回答「近期我發現自己很適合成為銷售員,我的口才應該能賣出不少貨品!認真回答,若果沒選擇成為歌手,我想長大後應該十分後悔,同時間這也是我簽約公司的原因。當時不停在想各種可能性,若失敗了怎麼辦。其後我再反問自己,確信自己喜愛音樂,亦喜歡受到關注,確定後就簽約了。」Kaho也斷言若果錯過了當時的機會,又沒有踏出第一步日後一定會後悔。 

 

商業VS我

洪嘉豪:若時間能逆轉我也會選擇成為歌手,因為我很喜愛音樂
Fendi灰色大衣、灰黑色拼色領口毛衣、黑色長褲、拼色運動鞋

相比其他男歌手,不論曲風或是歌詞,洪嘉豪也給人一種「貼地」感,沒有一般偶像的距離,反而多了一種親切。「我覺得『貼地』是接近我的,但也不是最貼切的。每首歌的詞會影響歌手自身,例如家謙(林家謙)的歌我不可能唱出他的感覺。陳健安(C AllStar 組合成員)唱 『想起你無聊玩笑各種小習慣』,感覺也會截然不同。因為我本人『貼地』,唱起來才有這種感覺。」近年專注作曲的Kaho,正在籌備一個全新計劃,是一張由他負責曲、詞、編、監的全新大碟,目標 年尾推出。「整隻大碟共有五首歌曲,講述我對愛情的價值觀,是一條時間線,有點像早前的三部曲一樣。」 

在香港創作從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Kaho卻有另一種看法。「其實年尾的大碟,最困難的地方就是自己做, 只要我完成,其實是沒有成本的,亦不會影響生計。同樣地有些人會把音樂作為興趣,音樂全職維生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始終香港是一個商業社會,這是無可否認的,要生存就必須從商業角度考慮,在還未紅的時候,只靠音樂獲得知名度是有難度。」問到他出道三年中最大的困難,他則認為是自己的想法和社會的需要。「入行後最大的困難,就 是我把性格放了在中間,意思是自我和相信別人的中間。我相信自己,但還未到拒絕聆聽別人的意見,而這個困難令到我的作品不時有所改動。就如上一條問題一樣,商業化的社會並不是我需要甚麼,是要迎合市場的需求。」 

 

感謝他們

洪嘉豪:若時間能逆轉我也會選擇成為歌手,因為我很喜愛音樂
Mihara Yasuhiro厚身迷彩外套、黑色開胸毛衣(from Joyce)、衛衣

計劃舉行個人音樂會的洪嘉豪,特意準備了小驚喜給 fans 。「這是很難得的機會,能在現場演唱新歌。沒有他們的支持音樂會也沒法舉行。」他再補充這次的新歌是送給他們的禮物,「說真的我並不是最紅的那個,但他們還是那麼愛我,很感謝他們的支持和陪伴。」與fans關係密切的洪嘉豪,近期更多了一個別名,那就是「院長」。「其實是因為他們覺得我瘋瘋癲癲的,因此就改了『洪家豪精神院』的名稱。因為我經常發瘋,喜愛我的fans也相同,所有我就是『院長』,而他們就是『院 友』。」綜藝感超強的他,除了製作音樂外,更常常在不同平台上出現。「較前期的fans大多喜歡我的音樂作品, 較新的則是從小薯茄影片中認識我。 了解我的性格後,他們也會聽我的歌曲,當然也會感到高興。」Kaho指一個人有很多面,亦有不同長處和短處。 剛好幽默的那面被發掘了,讓人喜愛就更好,因為本身就是這樣的性格,工作時更能流露真性情。本月是Kaho的30歲生日,問道他的生日願望,他回答「我希望可以賺更多錢,這樣在音樂創作的道路會舒適一點,這個願望盡快實現就好了!」

TEXT/ TIFFANY LEUNG
PHOTOGRAPHY/ KEN LEUNG
STYLING/ CHARLES WONG
MAKE-UP / AMY LEE
HAIR STYLING/ COONEY LAI
WARDROBE/ ALEXANDER MCQUEEN (MR PORTER), FENDI, LOEWE, MIHARA YASUHIRO (JOYCE)
WATCH/ ZENITH

 

Koomen International Company Limited. 2021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