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柏豪:開始在新的時間點
周柏豪

Ting Chan

周柏豪

2019年過去後,我們的時間變得蒼白,究竟2020年有沒有來到?究竟2020的我們,是怎樣渡過?這段經歷,既深刻,卻又讓人想不起。感覺就像,是來了趟時光旅行。2020年是一個「蟲洞」,所有人,包括周柏豪,也和我們一樣,走進了去。看到沿途風景,卻蕩失在時間裡。 我們是在通向未來,還是重複過去……然後,2020好像也快要過去了。與其,停在這裡駐足回望,周柏豪選擇在這個無法重來的時間點,邁步走向未知的未來。跨過這裡,前往所有新起點!

世界幻變 更需要音樂

當要有新的開始,自然少不了要有新歌派台,周柏豪推出新歌《劫後餘生》,闊別2年,再次有新專輯的單曲派台,世界卻早已變得不一樣。不過就算世界怎樣變,他仍決定拿出自己的新作品,陪伴大家一同面對,因為,「音樂,就算(世界)怎樣變都好,人類都是需要音樂。它除了有記錄和治療的功能外,對我來說,它亦是一種心跳的表現。」

周柏豪認為歌曲除了記錄時間,每次寫歌,也像是給予歌曲,心跳與靈魂。聽歌的人,就像是在認識新的靈魂,感受他為歌所孕育的心跳。「就像以往人們說,失戀時,聽我的歌,像有人陪伴;遇上考試或在跑步時,聽我的歌,就像我正和他一起經歷,於辛酸中有我在身旁鼓勵他。我希望我的歌能一直與聽眾分享這份共鳴與連繫。」所以,周柏豪選擇在這時間點,推出他的新歌。「我希望我的歌,能發效它的功效,在這困境中去到聽眾的心,能治療到他們,這是我現在堅持做音樂的主要動機。」

 

若是,更糟的未來?

而他的上一張專輯《All About Love 關於愛》已經是2018年的事,但其實在這段時間的周柏豪,也沒有停下腳步。我們看到了很多,他在電影和劇集等的不同面貌與表現。而說起2018年,他就指如果可以選擇回到從前某一個時刻,回到2年前的2018年,會是他其中一個選擇。「因為,感覺那時候自己各方面發展也很平穩,而世界大氣候、經濟,甚至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也未有遇上很大衝擊。即使,是到了2019年年頭,你仍然感覺人們是生活在安樂中。」

然而,在生活裡頭,永恆的,就是變幻。可能周柏豪也從沒有想像過,2年過後,無論是自己,還是這個世界,都已改變了很多。「相比以前,現在,我們更加無法看得透未來。即使,你讓我一下子穿越到未來,去看看之後世界會變成甚麼模樣,可能我也不敢前往。」特別是面對全球疫情反反覆覆,經歷了身邊無數的人,工作受到影響或遇上各種壓力,就算有再多幻想力,也不敢去幻想,再一個2年後,世界還會發生甚麼事情。「我會害怕自己穿越到未來,如果發覺世界變得更不堪,大家境況是更悲慘的話,自己無法面對。」

最合適的 或許是當下

所以,在事情變得更糟糕前,周柏豪覺得這個時間點,必須要行動起來,做一些事情。「與其穿越,或依靠時間旅行,我更想留在現在。我寧願對未來甚麼也不知道,就像現在般,靠自己努力去爭取,去堅持,藉此獲得我追求的結果。」因此,他選擇了在這時,推出《劫後餘生》,彷如和大家說,世間總有不順心的事情,人生也沒法逃離劫難,但你的餘生不會只剩下你自己一個。「的確,希望藉此為身邊的朋友打打氣,為遇上逆境的人送上一份鼓勵。不過或者,不要說得太偉大,我也只是,在和大家一起面對困境之際,想為自己做個事兒!」

其實,這個想法一直在他的腦海,只是每想到疫情期間,人們可能無法將焦點放到音樂或享受當中,他就會去反思,是否應該等待一個「最合適時機」。「不過,這世界,其實還會出現這個『最合適時機』嗎?我們要等到2022年,還是2025年呢?等待,是不能無了期的。」最後,周柏豪就決定不再等待,新歌和MV也在9月派台了。而「最合適時機」,也許是無法等出來的;而是被決定出來的,所以,就是這刻,當下這刻。

 

不如,我們重頭來過?

談到最「最合適時機」,大家聽過「蟲洞理論」嗎?意思是物體可以經由蟲洞旅行,它既可以通向未來,也可以通向過去。大家有想過如果你能穿越,哪個是你最想到達的「最合適時機」?周柏豪指,他滿喜歡過去的世界,「從前的世界,人和人之間距離會近些,大家可以一起打籃球,還可以一起食飯。吃飯時也不會吵架,大家不會有太多衝突和爭執。」回到美好的過去,的確讓人嚮往,只是時間旅行,好像更適合好奇心重,或是生活不太順境,或是對當下沒有太多執著的人。周柏豪對於過去的留戀,看來不及現在所擁有的。「但如果這趟時空旅行,是無法回到現在的話,我就不會去嘗試了。因為這刻,我擁有著很多的最愛,包括我的囡囡、太太,以及我的工作,其實我也很享受現在的一切。」

當然,他也和一般人一樣,也曾經想像穿越到過去,「我會幻想回到自己年少的時候,可能更用心學好結他和小提琴,或更用心去學習多些不同的事物。因為當你到了我這年紀,就會發覺再鑽研或重新學習一件事,變得比較困難。一來沒有時間,二來也沒有心機,沒有了以往那份只顧往前衝的拼勁。」不過周柏豪指,即使過去可以重來,他還是會選擇入行,「因為這是我夢想成真的一部份呀!」

「波耶波羅蜜」 時間都是這樣走來

「而我幻想的時間旅行,應該是我走進一個盒子裡,然後同樣需要經歷時間,這時候外面的世界會重組。當這個空間的門打開時,我就走到從前或未來的世界。」但當提到最喜歡的時空題材作品時,他就立即答出了《西遊記第壹佰零壹回之月光寶盒》(人家的穿越,可是說一句「波耶波羅蜜」,立即「穿」就得,得咗!)「我覺得時間和世界,始終都是需要經歷和再組織的,不是即刻就可以到達!不過《月光寶盒》的構思和演譯,無論任何時候睇,你也會覺得是AA+,而且也必定能讓你發笑。」而另一套讓他印象深刻的就是Matrix系列,「你只能驚歎,究竟導演和編劇,怎會知道將來世界發生甚麼事。可能真正掌握時光機的就是他們,當年他們就是來了未來,把這裡看到的事記下,帶回去拍成電影。」

除了別人的作品,周柏豪也談到自己的創作,「其實創作,不外乎都是圍繞過去,現在、將來。我們一路描繪,有時在展望,有時在回顧。創作需要時間,而創作也在記錄時間,描繪在這段時間中,發生的事情,也包括創作人的感受。」如果你有留意他的作品,也不難發現這些都是他自己的經歷和感受,而往後他也會繼續向這方向進發。特別是當全球面對疫症,世界貌似正傾向末日時,他更想將對世界的感受與大家分享。「從前,我們以為面對末世,可能只是茶餘飯後,或玩笑般的談資。但當真真正正面對時,其實我和你,都是甚麼也沒有準備到。」而這種無法預備,或自我準備不足的負面情緒,曾幾何時成為了周柏豪無法跨過的坎。

「那般時間我感覺很難受,讓我做幕前,我卻對自己無自信。想埋頭創作,我卻又不想去感受世界、感受時間、感受過去。我不斷逃避去表達自己,因為感覺自己根本就未準備好面對任何事。」人生碰壁,並不是每個人也能拾獲月光寶盒、發明到時光機;或是找到你的「蟲洞」,跳進去尋找新的起點。但正如生活在太陽底下,無法滅掉陰影,人在逆境中總會看見某人(/物)為你打開了一扇窗,為你留了一個出口。「我想那就是我的家庭吧,我時常也覺得囡囡是我的救命恩人。她的出世,讓我找到爬出低谷的路。因為她,我像突然再不對世間事情帶恐懼。」這段經歷也讓他反思,我們墮進了低谷過後,可能有機會,不能回到從前的模樣。就像疫症過去,要完全回復以前的生活已經是一種奢望。很多事情也不能重來,甚至生活中有部份安逸與快樂,已經遠離了我們。所以,我們只能去學習和思考,如何適應這個未知的將來,周柏豪就在音樂和家庭中找到了力量和憑藉,而你的倚仗又在哪?

 

Koomen International Company Limited. 2021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