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SIHH|Audemars Piguet|鏤通風情畫

Anson Tang

男人看女人,當然是愈少視覺障礙愈好,所以我們的攝影組同事們最喜歡拍羅衣半解的「uno Girlfriend 」;欣賞一枚腕錶亦同樣,機芯的基板搭橋愈少,即代表鏤通手工愈是精緻,欣賞指數就愈高……

 
  
Royal Oak Double Balance Wheel Openworked
現在的機械腕錶結構源於 17 世紀,當中擺輪及擺輪游絲這對最佳拍檔,是最重要的控制裝置,經由其前後擺動的規律性決定腕錶走時的精準度,於是如何確保其可靠性,就是腕錶發展中最棘手的課題。
今次,愛彼在機芯之內安放第二枚擺輪和擺輪游絲,並固定在同一軸線上,這項全新專利的「雙擺輪(Dualbalance)」發明,大幅提升了腕錶走時的精確性和穩定度。這不僅是全球首創的新技術,同時也是一項融合藝術和建築的傑作,因為將機芯完全鏤通,乃是一項要求百分百精確度的工藝,如果過分鏤通,有可能會造成誤差或影響抗震效果。現在品牌的工藝師秉持先祖一脈相承的古法精益求精,腕錶鏤通度恰到好處,從磨削、精工裝飾到精密潤飾等工序完全以人手進行,從錶面錶底兩邊也可鉅細靡遺地呈現出這個雙擺輪機芯之美。
腕錶備有不銹鋼及玫瑰金兩個版本,皆設石板灰色錶盤及玫瑰金立體時標,錶殼直徑為 41 毫米,防反光處理的藍寶石水晶錶鏡及錶底,可一覽無遺地窺視這枚鏤通機芯的正反兩面。所以,與其說這是一枚腕錶,倒不如稱它為一件能顯示時間的微機械建築藝術品。
 
Royal Oak Tourbillon Extra-Thin Openworked
對品牌的工匠來說,鏤通工藝看起來可算是駕輕就熟,事實上,此技術就是盡量將機芯挖空從而呈現通透的效果,因此每枚機芯處理手法皆不同,沒有既定的方式可以遵從。像是這枚陀飛輪腕錶,直徑只有 41 毫米,超薄機芯組件放在右邊,左邊則盡量鏤通,目光都集中在陀飛輪裝置之上,展現出卓越技術與創新設計。錶殼以黃金製造、搭配防反光藍寶石水晶錶鏡及錶底,觀賞機芯運作全無障礙。
 
Royal Oak Tourbillon Chronograph Openworked
同樣是鏤通,這枚腕錶就更加是高難度,因為既有時計又有陀飛輪,功能多了零件也更多,要鏤通實在困難重重,不過品牌工匠就是有能耐把腕錶處理得十分工整。機芯部分零件、主橋板及陀飛輪搭橋都用上玫瑰金材質,襯上鉑金錶殼、藍色錶盤、計時副錶盤及藍色內錶圈,特別匹配。
 
TEXT / ANSON TANG
 
Koomen International Company Limited. 2021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