鄺俊宇
有一種傻勁叫鄺俊宇

Bodom Wong

「有一種期待叫訪問鄺俊宇」,請容許我以這樣的鄺俊宇 mode 作為文章的開首,本應對於已經在這行業數年的我來說,訪問這樣的一個非星級偶像人物,是沒甚麼好期待的;但不知怎的,在成功邀約後,我心中卻充滿了期待,期待親身接觸了解這個爆紅的網絡作家,這個非典型政治人物的區議員。結果,經過了大約兩個小時的拍攝及訪問,我發現,這個人並沒有辜負我的期待,更發現,這個以文字風魔數以10萬人的鄺俊宇,其實是傻的,更精確來說,是他擁有一股似乎並不屬於這個年代的「傻勁」。

 
 
Cocurata 白色圖案恤衫及黑色圖案毛衣
∞ in 1
記憶中,第一次聽到鄺俊宇這個名字,是 2007 年的區議會選舉新聞,說他以 24 歲之齡當選區議員,但老實說,那時對於這件事,也只是「喔!」的一聲,看完就算,並沒有特別放在心上。過了數年,忽然某日在 facebook 上看見朋友分享了一篇散文,雖說詞藻未算華美,內容卻是直擊重點,看得人滿心同感。回頭細看,文章出處是來自一個名為「鄺俊宇 Roy Kwong」的專頁,這個名字好像有點眼熟,再點進去看,在專頁名稱下面寫著的是「政治人物」四個字,回過神來才想起,他不就是當年那個區議員嗎?原來還會寫文章。曾經有過一段時間,我幾乎每天都看 Roy 的專頁,看他寫的文章,總覺得他好像跟我是認識的,將我的經歷都寫了出來,可是後來工作漸忙,也就少了留意。直至今次邀約 Roy 進行訪談,便又再次翻閱他的文章,並開始查看他的背景資料。
在 Roy 的 facebook 專頁簡介,會發現上面寫著「集議員、作家、社工三重身分」,如若瀏覽維基百科的描述,更會發現他還懂得跳舞,被封為「Hip Hop 議員」,又代表元朗區贏過渣打馬拉松「區議會盃」季軍,甚至連 talk show 都辦過,並親自作曲填詞寫了首《幸福再遇》做主題曲,心裡不禁暗想,到底這個人還有甚麼興趣,懂得些甚麼呢?Roy 斜視著我笑說:「怎樣了?你是在搞事在取笑我嗎?哈哈!老實說,我是個非常貪玩的人,很多東西都想玩想試,寫作、畫畫、跳舞、跑步、打籃球……無論動靜,只要是好玩的我都想試,還記得當年還在讀小學三年級時,媽媽就是因為我精力太過旺盛,趕我到家樓下的社區中心當義工,也可說是我投身社區服務工作的開始。」
踏上政治舞台
作為家中長子, Roy 在中學畢業後,便投身社會幫補家計,在青少年中心擔任活動助理,後來轉職民主黨黨員黃偉賢的議員助理,並於 2007 年參選元朗區議會北朗選區,對手是時任該區區議員兼業主立案法團主席、民建聯的陳兆基,他憶述:「早於選舉前一年開始,對手便以法團主席的職權,對我們進行全方位的宣傳封殺,不准我們在邨內掛置宣傳海報及橫額。雖然遊戲規則是不公平,但既然我『年輕冇嘢輸』,便決心投放更多精神時間在地區工作上,親身走到社區接觸居民,了解他們的需要並作出協助。」
沒有了正常的宣傳途徑,Roy 便循其他方法進行宣傳,結果因為在一次邨內活動時,被拍下於台上表演跳 Hip Hop 舞並上載到 youtube 而爆紅,廣受大眾認識。「回想當初學跳舞,除了為興趣,也是因為當年做青少年中心活動助理時,想要更容易接近邊青,與他們『埋堆』有話題,哪會想到後來卻因而成功收到宣傳之效。」結果,Roy 以接近 600 票的距離勝出選舉,正式踏上政治舞台。
 
政壇超新星
24 歲首次參選區議會,便「爆冷」擊敗在該區扎根了十數年的對手,並於 2011 年及 2015 年的選舉中連任成功。做了八年區議員,為社區打過不少硬仗,當中最受矚目的,是「守護菜園村」、「保衛南生圍」及「爭取成立動物警察」,三件事均令 Roy 在政壇上聲名大噪,但他卻自嘲說:「做這幾件事,好多人都笑我傻,因為菜園村並不屬於我的選區,南生圍也沒有選民,而貓貓狗狗甚至連投票權都沒有,就算結果如願,也對選情沒有幫助,還會因而得罪政府得罪大財團。」尤其在南生圍事件中,發展商想在該處興建豪宅及高爾夫球場,Roy 召集了過千名市民進行集會,引發城規會拒絕其申請,更可以說是直接與財團對著幹。
Roy 續說:「我的辦事處每年收到接近 2,000 宗求助個案,當中有些是跨區求助,說我幫過他們的朋友,所以也來找我,最誇張的是連台灣發來的求助電郵也收過。跟足規矩的話當然應該將他們轉介回本區,但我覺得對方既然山長水遠的來找我,那麼幫得到的我都應該盡量幫。話說起來,也要感謝辦事處同事願意跟個這樣『戇居』的老闆。」雖然艱辛的工作並沒有帶來顯而易見的利益回報,但亦是這樣的熱血幹勁,令 Roy 備受大眾讚賞,甚至被台灣傳媒譽為「八十後特首人選」,但他卻笑說:「特首嗎?現階段我沒有這個打算,只想一心做好社區服務工作,而且相對之下,我更希望成為立法會議員,還是監察工作比較適合我。」
 
Emporio Armani 白色棉質恤衫、銅色混棉西裝外套及黑色絨面闊褲
 
重拾作家夢
對於並非居住於元朗,甚或朗屏邨的人來說,認識鄺俊宇,相信更多是因為他寫的散文。說起寫作,要是平常有留意 Roy 的專頁,不難發現他每天 6 時 15 分必定會發表文章,原來背後是想倣效電台節目:「以前很喜歡聽收音機,尤其是電台廣播劇,還記得曾經參加過一個徵文比賽,說冠軍的作品會於電台節目中被播出。後來我真的憑住一個有關昏迷病人的愛情故事贏得了冠軍,滿心歡喜地在收音機前等廣播,可惜最後播放的卻是亞軍作品,寫信去電台查問,得到的回覆是:『故事雖然寫得很好,但昏迷病人是沒有對白的。』一盤冷水照頭淋,就這樣放下了寫作,專注青少年中心的工作。直到 2012 年 12 月 21 日那天,我忽發奇想在個人的 facebook 帳號寫了一篇名為《Whatsapp 的「最後上線時間」》的文章,探討科技在令我們變得容易通訊的同時,卻也令溝通變得困難,豈料這篇文章在一夜之間,得到過萬人的轉發。得到了如此大的正面迴響,重新燃起我對寫作的熱情,並於翌年 4 月開始,在自己的專頁發佈文章。」一篇文章,令 Roy 在一夜間紅爆網絡,並重拾放下已久的作家夢,facebook 專頁亦由當初的 300 個 like,變成今天接近 14 萬 fans 的當紅專頁,更得到出版商及一些媒體青睞,找他出書寫專欄。回顧這件奇遇,Roy 不禁輕歎道:「世事往往便是如此,愈不志在愈有意外,有時不求回報地努力去做,得到的收獲反而會來得更加豐富。」
一個全職區議員,走去寫文章做作家,看來兩個風馬牛不相及的身分,相信不少人都會覺得很奇怪,但 Roy 卻不以為然,並認為兩者其實是存在著不少共通點的:「議員的職責是解生活上的結,為市民解決生活上的難題;而作家就是解心理的結,撫慰讀者的心靈。而且,兩者都需要懂得動之以情,作家要以文字打動別人,而議員亦需要透過語言去將一些複雜事情簡單地說明,並說服別人認同自己。」雖然 Roy 原本開始寫作並非為了選舉,但無可否認地,寫作確實為他帶來了人氣,令更多人認識他,開始留意他的地區工作:「正如在爭取成立動物警察一事上,在以前我於專頁上宣傳,不會有太多人留意,但我早前寫了一篇有關動物受到虐殺的故事,就得到了幾千位朋友轉發,將訊息傳遞,雖然初時寫作的原意並非如此,但仍然很感恩作家的身分為我帶來了一定的影響力。」Roy 續說:「香港的政治人物總是欠缺了立體感缺乏人味,人們對他們的認識都不深入,感覺距離群眾好遠。不說遠的如林肯及邱吉爾,就說現任台北市市長柯 P,他的形象好『入屋』好真實,與群眾好像是真的認識一樣,也清楚了解他們所需,而香港就正正是欠缺這樣的政治人物,也是我現今希望做到的目標。」
 
成就幸福的樹窿
上文提到,Roy 的議員辦事處每年收到接近 2,000 宗求助個案,這個數字確實嚇人,但原來這卻還未算是最驚嚇,更誇張的是,被他稱作「樹窿」的 facebook 專頁收件箱,尚有過萬個留言等待他去看:「不知從何時開始,大家都好喜歡 inbox 我的專頁,跟我分享他們的故事,而我有時也會以這些故事作為寫作靈感,當中更成就過不少感人的結果。有一篇我個人最喜歡的故事叫《找天使》,是為一個讀者已經病逝的朋友而寫的,事源這個朋友得了癌症,喜歡了一個在醫院認識的女護士,後來成功約會到她,過了非常愉快的一天,並向朋友吹噓自己一定能夠再次成功約會她,否則就只會再在自己的喪禮上跟她相見。豈料過了不久,他真的因病去世,朋友在替他辦後事時想起這個女孩,但在沒有任何關於她的資料的情況下,於茫茫人海中不知道怎樣才可以找到她,就寫了這樣的一個故事給我。於是我根據這個故事,編寫了一個愛情故事出來,結果得到幾千位朋友的轉發,連醫管局都打電話來問我是否正在找一個女護士。終於過了三天,真的找到這位女護士,而她亦出席了男孩的喪禮,算是圓了他的一個遺願。」一個「樹窿」,一雙手,終成就了一個又一個的美麗故事,或許有時實際作用未必很大,但卻為 Roy 為讀者帶來了一股正能量,也令他透過寫作得到最大的心靈滿足。
 
一齊落場跑
俗語說:「曹操都有知心友,關公也有對頭人。」Roy 的作品為他帶來一堆捧場客,同時卻也招來不少批評,當中除了「有一種 XX 叫 XXX」、「XX 若只如 XX」之類的「鄺俊宇 mode」之外,就是說他的文字過於矯情。面對批評,Roy 卻為此感到開心興奮:「在文字的世界裡,成長進步的空間是永遠沒有盡頭的,只有不斷改進缺點,才能令文筆精進。在我的心目中,寫作就好像一條跑道,作家在上面跑,讀者在下面歡呼吶喊,最好就是作家愈跑愈快,引起讀者都一起落場跑的衝動,那麼香港文壇才會豐盛起來。」Roy 續說:「在 2010 年 12 月,我搞《十二圍城》『瞓草地行動』,其中一個參加者當時就讀中學三年級,那是他人生的第一個社運活動,一年多後他策動了另一個社運活動,叫『反國教』,而這個人就是黃之鋒。想不到,當時的一個抗爭,會為別人帶動到這樣的改變;而我更希望的是,這個世界會有更多像這樣般的正面改變,不僅是政壇上以及文壇上,還包括其他各方面。」
「人有三種,雞蛋、蘿蔔、茶葉,社會就像一窩滾水,將雞蛋丟進去,雞蛋會變硬,改變了自己;丟蘿蔔進去,蘿蔔會變軟,失去了自我;而丟茶葉進去,就能將水變成茶,改變了這個世界。」這是 Roy 一直以來的座右銘,藉著自己的努力嘗試去改變世界,為世界帶來正面影響,那怕只是一點點,薪火相傳下去也會是個舉世壯舉。在我們現今身處的時代,存在著各種不同的問題需要解決,或許,我們的香港,我們的世界,正正就是需要這種渴求帶來一點改變的傻勁,令一切變得更美好。
 
TEXT / BODOM WONG   PHOTO / MICHAEL WONG   STYLING / ALEX NG
SPECIAL THANKS / GREATER CHINA CLUB FOR THE AWESOME VENUE
Koomen International Company Limited. 2021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