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V(Vivek Mahbubani)
苦中尋樂

Bodom Wong

Vivek Mahbubani,一個「怪誕」的名字,忠實地配上了一個「怪誕」的樣貌。在香港,生為港人口中的「阿叉」,似乎早已注定了一生要在歧視與嘲笑中度過,但生性樂觀的阿 V 卻將之扭轉成自己的優勢,並憑著一口恍如現場 nicam 般的流利廣東話,迅即成為本地最受歡迎的楝篤笑演員之一。

 
VIVEK MAHBUBANI
 
苦中尋樂
Vivek Mahbubani,一個「怪誕」的名字,忠實地配上了一個「怪誕」的樣貌。
在香港,生為港人口中的「阿叉」,似乎早已注定了一生要在歧視與嘲笑中度過,但生性樂觀的阿 V 卻將之扭轉成自己的優勢,
並憑著一口恍如現場 nicam 般的流利廣東話,迅即成為本地最受歡迎的楝篤笑演員之一。
 
悲劇最好笑
正職為網頁設計師的阿 V,自中學時已經很愛看楝篤笑,尤其欣賞楝篤笑演員僅靠著一把口,便能為大眾帶來無限歡樂,更承諾自己在今生必定要作一次楝篤笑表演。直至 2007 年尾,阿 V 在街上看到了一個楝篤笑比賽的宣傳海報,便決心報名參加,自此改變了他的世界:「那時候,雖然本身不是一個很愛說笑的人,但由於平時很愛看楝篤笑,所以跟朋友聊天,也會不自覺地將一些笑點放在對話上。而現在當了一個專業的楝篤笑演員,當然經常要練習寫笑話及講笑話。有了這幾年的經驗,我發現最能引人發噱的笑話,往往都是引申自一些悲慘事情的,只要我們能以一個樂觀的角度於當中找到一個笑點,如此大的反差永遠是最好笑的。」回想起來,有時候,若我們遭遇到不幸事情時,如果能轉換一個角度去看,於當中找到一個笑點,然後一笑置之,往往可以讓我們的心情好轉過來,當再面對悲傷時,也能夠從容應付。
 
心態決定一切
在進行訪問前,對於阿 V 最深刻的印象,是他曾經在一次楝篤笑表演中演繹街市果販如何與自己說話:「Hey punk 憂!過嚟 punk 憂!hold 靚 hold 正架!punk 憂!」對的,不知為何,面對外國人,尤其是南亞裔人,即使廣東話是我們的母語,卻會忽然多了一些特別的口音。俗語有云:「崩口人忌崩口碗」,與其說這種語調是希望跟對方有效溝通,感覺上,卻更像是一種赤裸裸的種族歧視。然而,這個「阿叉」卻不以為然,甚至以此作為楝篤笑表演的題材,「自小開始,由於印度裔血統的關係,在別人眼裡我總是特別的一個。有人或者會覺得是歧視,但我卻認為這是我的優勢,因為即使我只是做一些一般人都會做的事,已經可以帶給對方一些驚喜的感覺,能說一口流利的廣東話便是其中一個好例子。」相比起別人的想法,其實自己的心態往往才更是決定一切的重要因素,阿 V 憶述:「又有一次,有個人這樣罵我:『走開啦!死鬼佬!』當然我是應該氣憤的,但如果我這樣說:『先生,請你尊重我一下,別叫我鬼佬,我是一個阿叉來的!』那就會變成了一件搞笑事了。」
 
開心其實好簡單
在近年的一些調查報告中,指出香港人的快樂指數一直偏低,甚至排在全球的最尾幾位,對此阿 V 感到極為不解:「一直以來,我都覺得香港人的快樂,其實是來得很簡單的。試想想,我們會因為能夠坐上小巴的最後一個座位而感到快樂,而當目睹排在自己身後的那個人,在登上了車拍了八通達後,才發現已經沒有座位時,這快樂更會持續足足一整天,甚至一年後無聊回想起,也會不禁傻笑起來。」是香港人缺少快樂的原因嗎?抑或只是大家都被負能量遮蔽了眼睛,忘了看看身邊發生的趣事?阿 V 續道:「甚至,我認為香港人要醫治抑鬱病,是根本不用靠吃藥的,只要給他們一部升降機就可以了!因為當我們在升降機內,看見有人跑過來,只要不停按那個關門掣,我們的快樂指數便會隨之立刻直線飆升!」
 
幽默的要訣
我們總希望能夠給人風趣幽默的感覺,給對方留下一個良好印象。正如上文所說,一個樂觀的性格固然重要,但阿 V 認為,後天對於幽默感的培養也是不可忽視的:「人不是天生就已經懂得說笑的,我剛開始做楝篤笑時,也不是寫 10 個笑點都全部好笑的,但後來慢慢抓到了要訣,並且多嘗試多練習,現在成功引人發笑的機率也上升了。開始時,我們可以先加強自己的觀察能力,多留意生活瑣事,並嘗試以幾個不同的角度去看它,從中找出笑點。此外,要成為一個富幽默感的人,必須對自己有充分的了解,才能將個人的優點及缺點加以發揮。」最後,阿 V 還提醒大家,在嘗試發放幽默前,也必須了解對方的背景及喜惡,才能容易引起他們的共鳴,並避免說錯了話,反被討厭。
 
TEXT / BODOM WONG    PHOTO / DELPHIA IP
 
Koomen International Company Limited. 2021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