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雪瑩:我相信人生每件事也有它的鋪排,有些事情不是急就可以,順其自然吧

填詞人是一個很特別的工作,同樣是文字創作,但配上音樂後卻能成為琅琅上口的歌詞。今年27歲的鍾雪瑩,是演員同時也是填詞人。上年她出演的多齣電影作品上映,正式出道香港電影界,並憑著《殺出個黃昏》獲金像獎提名最佳新演員和最佳女配角,為她帶來知名度。她以筆名「鍾說」寫出多首不同風格的熱門歌詞,衛蘭〈Little Miss Janice 〉、陳凱詠〈天生二品〉以及COLLAR〈Never-never Land〉也是她的作品。不過對鍾雪瑩來說,她最想做的,是存在於電影世界中。

筆下的我

鍾雪瑩:做Fans是人生中一件很重要的事
Loewe米色針織上衣及黑色長褲

「當時大學選科,我想逃避讀書,『處心積慮』下報讀了填詞班。但上堂才發現原來工作量很大,每個星期也要交歌詞。好的方面是不用考試,直接用功課來評分,算是達到我不想溫書的目標。」戴著白色假髮的她,靜靜地坐在鏡子前,緩緩說起填詞之路。「以前寫作會有一個規範,但在作詞的世界中並沒有,是一個很主觀的感覺,給我不一樣的樂趣。」她那時還未有填詞機會,空閒時就與朋友們寫下demo歌詞上載Facebook。直到作品被作曲家李澤民CMgroovy發現,繼而問她說有沒有興趣為ERROR創作主題曲;後來成就她第一首填詞作品《殺死我的經理人》。「其實那個填詞班是人文創作系的科目,並不是一個『填詞101』入門班。在課堂上我們會有不同的創意練習,當時任教的老師是周耀輝先生。記得有一次他要我們尋找一件消失很久的物件,同時記錄尋找的過程。」問到當時有很深刻的作品嗎?鍾雪瑩笑言每一個也難忘,因為自覺實在寫得太差了。

每位歌手的風格也是獨特的,而作為填詞人,最重要是寫下屬於他們的故事。鍾雪瑩曾與不同歌手合作,指最初也感到迷惘。「首先自己經驗不足,總是認為靈感會用盡、會寫不出來。直到與Alex Fung合作後,讓我明白填詞人的定位,一份歌詞需要靠著歌手和填詞人的努力才能完成。」不少歌手曾經分享,他們與填詞人大都素未謀面,只靠著短訊對話。「可能我性格比較孤僻,合作的歌手都是認識的,會容易落筆,也能寫下較真實的歌詞。不過最近開始的工作,有些也是全新合作,我會『逼』對方錄一個很長的錄音,讓我更了解他們的背景。」

 

注入感情

鍾雪瑩:做Fans是人生中一件很重要的事
Fendi 圖案雪紡吊帶上衣、格仔短身西裝褸及格仔西褲 Loewe黑色高跟鞋;Givenchy珍珠戒指

鍾雪瑩指每首歌詞自己大概要一天時間來創作,但往往接近死線才會動筆。「通常臨交稿時,會從早上開始寫;如果晚上開始寫會睡不著,整夜也會想著。」她補充自己習慣順序地寫,不過有些填詞人或會先寫副歌部份,每個人也不同。問道近期喜愛自己哪些作品,鍾雪瑩選擇了〈生命中的美好再會〉。「我想這首歌應該沒有太多人聽過,是由一人樂隊before the night ends創作的,他全名叫梁子健,是以前在商台工作識的 同事。年頭疫情最嚴重的時候,身邊許多人也確診了,包括我自己在內。整個社會都有許多負能量,當時我只能躺在床上望 著窗,於是就把那種心情寫進了歌曲 中。」歌曲特意選擇4月20號推出,因為那天是解除禁令的日子。「我投放了許多真實感覺在歌曲中,希望人們聽到這首 歌會有動力。六月時與per se(本地音樂組合)合作的〈閃念〉自己也很喜歡。 這首歌是講述絕望的人如何為自己走出 來,從而令到人生餘下的時間更樂觀。」 

 

電影與我

鍾雪瑩:做Fans是人生中一件很重要的事
Givenchy湖水藍色連身裙、灰色羊毛半截裙及湖水藍色及膝長靴

鍾雪瑩上年正式亮相大銀幕,與四哥謝賢、馮寶寶和林雪合作出演了《殺出個黃昏》,憑著電影獲邀出席第40屆香港電影金像獎。「當日我同雪哥(林雪)行紅地毯,他提議我們一同拿著金像獎拍照,我心諗哪裡有啊。結果他就帶我到一塊佈滿金像獎幕景板前,假裝拿著拍照,哈哈!」獨生的鍾雪瑩小時候經常自己一個在家中,看電影就成為了她的消閒活動。「電影是我的好朋友,不同的角色陪伴著在家的日子。我的父母也喜歡看戲,所以小時候開始已經被電影包圍著。」如要選擇一套人生必看的電影,鍾雪瑩表示是《史力加》。「我可以回答一些作狀的答案,但這套電影在童年出現時的確顛覆了我的世界觀。從小就很喜歡添布頓的動畫,他讓我明白到有缺陷的人也可以很美,而《史力加》就更讓我明白無人完美。」

 

喜愛與不愛的

鍾雪瑩:做Fans是人生中一件很重要的事
Loewe米色針織上衣

「我是一個很八卦的人,在成長過程中,當我發現了有自己影子或憧憬的人,就會突然喜愛上,例如小學時期成為了Morning娘的粉絲,因為想像她們一樣有活力;我喜愛史力加同時也喜愛Pixar的動畫人物,長大後又愛上艾粒。現在最愛是韓國演員河正宇!」大學時有同學問她,究竟為何能這麼大愛,鍾雪瑩則這樣回答。「首先我並沒有影響別人。為何我會說做fans是人生中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是因為在尋找喜好的過程,你會發掘到自己討厭的事情,和你不想成為的人。同時間我也認識了許多充滿熱血的朋友,這是不會在公司和學校中遇到的。」

從沒想過自己會成為填詞人的鍾雪瑩,機緣巧合下成為了鍾說。處於電影世界是她的夢想,也珍惜著導演們給她的角色。「如果有一天無人找我拍戲,我在現場做茶水也可以。我相信人生每件事也有它的鋪排,有些事情不是急就可以,順其自然吧,希望去到很老的時候,也能繼續和電影做朋友。」

TEXT / TIFFANY LEUNG
PHOTOGRAPHY / MATT HUI
STYLING / VERA CHENG
MAKE UP / ALVA CHUNG
HAIR STYLING / COONEY LAI@IL COLPO
WARDROBE / FENDI, GIVENCHY, LOEWE

 

延伸閱讀:Tyson Yoshi:只要把事情做好,往後自然水到渠成。這是我30歲前想向人證明的事

Koomen International Company Limited. 2021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