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鬼:說不妥協其實都是在嘴硬逞強, 畢竟大家都是成年人,生活在這樣的時代,需要做出妥協

青春、音樂、人氣, 小鬼( 王琳凱)年少意氣,暢遊其中,也在做出自己的熱血選擇。23歲的當下,他掙脫了一些框框,從hip-hop走向punk,在外界認同和自我實現間正巧妙地踩著平衡木,以期一曲驚人。

與偶像歌手身份分野

小鬼:說不妥協其實都是在嘴硬逞強, 畢竟大家都是成年人,生活在這樣的時代,需要做出妥協
Thom Browne黑色暗條紋西裝斗篷;Celine by Hedi Slimane藍色尖頭靴;Givenchy巴洛克珍珠耳環

《鬼滅之刃》被評為近期最好看的少年熱血動漫,猗窩座是小鬼最喜歡的角色,亦正亦邪的強者,戰鬥力極強,遍體鱗傷依然奮戰到底。「我太理解男生熱血澎湃去做一件事情的堅定了,包括想要去證明自己的那種感覺。而且我還不夠強,我一定要變得更強才能保護我愛的人。這個信念對於我來說很重要,瞬間就覺得很熱血。」他把第七話的名字《燃燒心靈》記在了備忘錄上。此後,「只要我(製作新專輯)稍微有一點分心或者意志力不夠強的時候,都會再看一遍這句話。」這是小鬼下定決心製作專輯《Deadline》最重要的一刻。《猗窩座》也被他寫成了其中一首歌。

今年5月發佈的首張個人大碟《Deadline》,是小鬼自稱打破枷鎖的一張專輯,從hip-hop到punk,讓小鬼與偶像歌手身份分道揚鑣,有了更鮮明的個人風格。「我想要的是真真正正屬於我自己的被認可。」小鬼毫不掩飾地說。這其實是一種冒險。當下音樂市場,年輕人聽電音、hip-hop比較多, live house、音樂節,很多也是電音。但 小鬼堅信潮流是一個循環,punk既然曾是一種流行趨勢、美國主流的音樂風 格, 誕生了Green Day這樣的超級巨星,繼續做有何不可?以前別人說小鬼很久沒有在社交平台露面,他就會現身。以前有人說他形像不夠乾淨,他就努力穿白恤衫。而現在小鬼換上了一身punk造型,畫著黑眼線濃妝塗著彩色指甲,抱著結他以更自我的形象示人。他不再害怕失去一些東西了。

「18歲甚麼都想擁有,甚麼都怕失去。但經過這幾年的時間,現在的我是想擁有一些東西,但不怕失去一些東西,更清楚我自己想要的是甚麼東西。」此外,這張專輯還在音樂市場不景氣的大背景下,一口氣做了16首歌。為甚麼沒有成本的考慮? 「我不是做給別人看,而是做給我自己。」但他還是在意外界認同的,「我想要做一些讓所有人都記住,或者是說讓我自己更難忘的事情。」小鬼誠實地說,這張專輯有市場的考慮。「說不妥協其實都是在嘴硬逞強,畢竟大家都是成年人,生活在這樣的時代,需要做出妥協。」但更重要的在於,「你怎麼能夠找到兩者之間的平衡點,並尋找自我的意義。男子漢大丈夫能屈能伸,要去爭取和奪得自己的話語權。」

 

我想賭一把

小鬼:說不妥協其實都是在嘴硬逞強, 畢竟大家都是成年人,生活在這樣的時代,需要做出妥協
Dsquared2半透明碎花襯衫、黑色皮質長褲;Acne Studios針織背心;Givenchy巴洛克珍珠耳環

但真的去做,並不容易。寫歌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創作歌曲時,他經常黑白顛倒,甚至通宵。一般中午或下午起床,吃飯,寫歌。寫不出來時,就逗家裡兩歲的泰迪犬豆豆。「欺負它,讓它罰站,撿球,不給牠吃的。」小鬼開玩笑說。從hip-hop到punk的風格轉變,要求小鬼會彈結他。結他並不難,最主要是堅持。「我向來都不是一個很有毅力的人,但得要突破自己,每天都練。」 通常起床練15分鐘到半個小時。到了製作階段,則更折磨。《生死有命》是做得很糾結的一首歌,試驗性重型搖滾,也是專輯裡爭議最大的一首「硬碰硬」的歌。小鬼一度考慮放棄,因為太過於實驗,怕大眾接受不了。但最後還是把它完成放到專輯裡,「我已經下定決心,不考慮那麼多,就做這樣的風格。」

小鬼:說不妥協其實都是在嘴硬逞強, 畢竟大家都是成年人,生活在這樣的時代,需要做出妥協
Prada藏藍色暗紋長褲、藍綠條紋緊身短褲、黑色腰帶

最折磨的一首歌是《逆流而上》,從開始決定做這張專輯到結束,一直在做,溝通成本巨大,從國內到國外來來回回走了幾轉。一開始這首歌在美國一直未找到合適的混音師,素材出了問題。其實不是很嚴重的問題,製作人跟小鬼說如果你能接受的話,這樣也是可以的。但小鬼不接受瑕疵,5月新專輯就要上線,這時已是3月,要麼換混音師,要麼重新換方向。「這時我特別擔心,因為在以往的音樂工業體系裡面,它是一個非常實驗的狀態,不屬於主流審美,混音也比較小眾。」小鬼擔心這首歌做不出來。

小鬼:說不妥協其實都是在嘴硬逞強, 畢竟大家都是成年人,生活在這樣的時代,需要做出妥協
Dsquared2半透明碎花襯衫、黑色皮質長褲;Acne Studios針織背心;Prada黑色花卉皮鞋;Dior Monogram亮片長筒襪;RIMOWA Essential系列薰衣草紫色行李箱

為了穩妥,他預備了兩個方案,一是重新混音,二是換一首新歌,等於他要做兩首歌。但他很清楚自己的選擇,「我想賭一把,高風險意味著高回報。」只是自我懷疑如影隨形。特別揪心時,他自問,「我能做好嗎?不說讓所有人滿意,我可以把這張大專輯做到自己滿意嗎?」小鬼從小就愛看《火影忍者》、最愛「鳴人」,從《鬼滅之刃》裡他再次發現,所有的熱血動漫都在講同樣的故事,主角都在經歷打怪獸追夢的過程,在快要到大結局時陷入困局,總有一個人突然站出來說:你一定要相信你自己,你現在在做的事情一定是對的,只要勇往直前就好。

TEXT / 細補
EDIT / 方傳劍
PHOTOGRAPHY / WIN.TAM
STYLING / 聞雨翰
COORDINATION / 二寶
MAKE-UP / 王雪@MQ STUDIO
HAIR STYLING / 李豐@MQ STUDIO
FASHION ASSISTANT / FELIX
PHOTO ASSISTANT / 周硯霖、汪凡、李振西
VENUE AND LIGHTING / NEWS STUDIO
ART / 初二

WARDROBE / THOM BROWNE、CELINE、DSQUARED2、ACNE STUDIO、PRADA、DIOR、RIMOWA

 

延伸閱讀:Tyson Yoshi:只要把事情做好,往後自然水到渠成。這是我30歲前想向人證明的事

Koomen International Company Limited. 2021 © all rights reserved